\请到W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只不过,脸上尚且挂着泪痕的少女刚一抬头。一不留神就瞥到了某一处,让她立刻就吓得失声尖叫的骇人景象。

    “啊啊啊啊……!!”

    “放肆!万岁爷跟前,谁准你这么没体统的?”站在康熙榻前的李德全,立即大声呵斥了起来。

    反倒是观察到探春的脸上,那种惊惧的表情绝不是在作假的皇帝。立刻就机警的顺着她的视线,猛然回过了头去。

    然后,连年老的皇帝也亲眼目睹到了。

    纯白的布帷不知道是在何时被人给划开了一条小缝。一只向内窥探的眼睛正冰冷的注视自己。

    这一下,连老康都忍不住被吓了一跳。

    不过他毕竟是个男人,再加上笃信子不语怪力乱神之类的东西,倒也居然奇迹一般的立刻就回过了神来。

    “外头是谁?还不速速给朕拿下!!”

    皇帝的这一嗓子,立刻就惊动了守在帐外门前的两名御林军侍卫。

    能派来贴身护卫皇上的,自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身子行动起来的同时,嘴里都还不忘要大声呼叫示警,“有刺客啊!抓刺客!护驾,护驾!”

    帐外一时立刻就人声鼎沸了起来。

    只见那倒映在白色蒙古包上的‘鬼影’,居然也立刻反应迅速逃遁去了。

    “皇上,外头危险!您最好还是先别出去的好。”

    李德全一看皇帝都在拿脚摸索榻下的鞋子了,自然立刻明白自家主子是想干嘛。急忙精忠职守的立刻凑上来苦劝了一句。

    “胡说,那刺客都能这么如若无人之境的跑来朕的寝帐外窥探了!你让朕还怎么样能在这里坐得下去?!”皇帝一边说着,一边立刻板起了脸来大踏步向外走去。

    李德全眼看劝是肯定劝不住了,只能心急慌忙的跟在皇帝的身后掀帘而去。

    屋里头仍然跪在地上的那三个少女,全都有些惊魂未定的面面相觑着。

    不过到底还是探春胆大,没过多久就从地上一骨碌的爬了起来。

    “我也出去瞧瞧!”

    “喂,别去!仔细外头真的动起手来,乱刀也能把你给砍死!”

    “哼,放心吧。我看那刺客却也不见得是能有那个胆的。”

    趾高气昂的径自从蒙古包里奔了出来的探春,当然不可能是因为胆子真的有那么大。

    而是因为她自己心里清楚。刚才完全是因为被那突然出现在帷帐上的眼睛给吓得掉了魂。现在定一定神,自然立刻想起这会夜窥帷帐的人究竟会是谁了。

    “探春,你没事吧!”

    刚一出帐还没多久。没想到迎面就看到仓津,满脸焦急的向着自己这边飞冲了过来。

    “嗯,我没事。只是被小小的吓到了一下而已。”被对方紧抓住了双臂的少女。立刻仰头望着自己的恋人,绽开了一抹再温柔不过的安抚笑容

    “那就好,那就好!”

    “畜生啊畜生!你究竟是想要对朕做什么?!连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你居然也能干得出?!”

    不远处,皇帝那痛心疾首的苍老声音当中,再怎么听都满满的都透着悲凉。

    “皇阿玛,您听儿臣解释呀!儿臣绝不敢有任何不轨之心。儿臣只是担心!对,担心皇阿玛因为气急儿臣。就起了要废掉儿臣的念头!皇阿玛您真的要相信儿臣啊!”

    “哈,太子不必这话还真让人听着好笑呢?!就算皇阿玛真的有心要废了你,太子难道就能堂而皇之的行窥探帷帐之举了吗?敢问太子,要是真的看见了皇阿玛在帐中下旨废黜你!你是不是就要一不做二不休,对咱们的皇阿玛下什么毒手了?”

    “不!不!你胡说!本太子从来就没有过那么大逆不道的想头!”被两个身穿黄马甲的御林军士兵,给死死的摁跪在了地上的胤礽。立刻就反应激烈的奋力挣扎了起来。

    “没有?你连趁着天黑,都敢瞧瞧的来窥视皇阿玛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一副大义凛然,紧贴着皇上而站的直郡王。脸上的那种迫不及待与咄咄逼人,还真像是立刻就要满出来似的。看起来有够丑陋到了极点。

    “大哥,你这不是明摆着火上浇油吗?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不想着该怎么帮太子多劝劝皇阿玛,居然还恨不得落井下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赶来的十三阿哥,终于愤愤不平的走上前来,跟大阿哥对峙了起来。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