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到市疫区当家属开始,他干这种事儿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还变本加厉了,她决对不能给他惯这臭毛病!

    心里这样想着,便使足了力气奋力挣扎,用仅剩下的一点功夫反剪他的双手,又用了一个巧劲儿,一下子把他推下床摔倒在地上,然后自己轻快地跳起来,飞快逃到卫生间锁上门。

    “陆绪平你这个混蛋,你快点离开!”她觉得自己安全了,才回头隔着门对他大声嚷嚷。

    陆绪平被小妻子又是一脚踹到床下,却没有半点狼狈,他半躺在地毯上扶着额头闷笑一声,然后慢慢坐起身一个个解开衣扣,直到脱光所有的衣物,然后起身打开行李箱,找出一张卡,回身走到到卫生间门前,将卡伸到门缝里,来回捅了几下又轻轻一别,卫生间的门应声而开。

    开玩笑,威顿酒店他住了多少次,当年追这丫头的时候恨不能把这里当家,对这里熟得不能再熟,卫生间这种球型锁从来都是只挡君子不挡小人,还能难得住本少爷!

    再说,他陆二少在老婆面前从来都不介意当小人。

    柯凝欢正站在梳妆台前吹干头发,猛地听到门响,看到光着身子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还真是吓了一跳,虽然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陆绪平!”柯凝欢扔下风筒生气地鼓着腮,狠狠地盯着这个流氓成性的男人。

    男人却完全不把她的生气当回事儿,勾着嘴角一笑,挺着陆小二坦然自若地走进淋浴间,打开水喉开始洗澡。

    柯凝欢实在拿这种厚脸皮的男人没办法,只好负气地转身回到卧室,检查了一下手机果真没有电话找她,便爬上床睡觉。

    陆绪平洗完澡后,只围着一条浴巾就走了出来,连浴袍都懒得穿,钻到被窝便抱住了小女人。

    柯凝欢正生着气,于是故伎重演,可腿还没抬起来便被男人完全压到身上。

    “小东西,你真要造反啊。”

    陆绪平真有点急了,一个大男人被老婆一再地踹下床,以后还怎么立威!他几下扒光了她的衣服,虽然陆小二忍的痛苦,但他还是体贴而耐心地做着前戏,那那双带电般的大掌抚遍她的全身,当指尖触到那片湿润,才将那灼势的欲望抵住她的柔软。

    “口是心非的小骗子!”男人轻斥一声,抬起身便挺进她的身体。

    “啊!”

    柯凝欢一声惊叫,眼泪刷地一下流了出来,她死死咬住嘴唇一声不吭,紧闭双眼用无声来反抗这个男人的无耻霸道行径,也为自己身体的反应而羞愧。

    男人□停止不动,带有薄茧的大手在她光滑的身上游动,灼热的吻遍及全身,从眼睛眉毛鼻子直到胸前的挺立,一会儿,怀里的女人便发出轻微的呻吟。

    三十几岁的男人正是如狼年纪,柯凝欢并非人事不懂的小姑娘了,只是他这样不管不顾的追了来让她面子上非常过不去,一起来开会的还有别的工作人员,回头传出去什么影响,这男人怎么一点不为她考虑啊,大小她也是个领导,手下还有那么些人呢,这让她脸往哪儿搁。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是随着男人的动作越发温柔,她一会儿便瘫软在他的怀里,破碎的声音从牙缝里一个个渗出:“陆绪平,你这个,大混蛋……”

    “乖,我是混蛋,可是混蛋想你。”那人眼珠子都是红红的,身上的热度惊人,声音里有着无比的宠溺和无奈。

    崔大姐都说了给她几天假,他就不能忍忍明天等领导走了俩个人再在一起嘛!

    柯凝欢又羞又急,可这男人的技巧实在是太好,总能让她的身体诚实地做出反应,只觉一股热流都涌向了小腹。

    男人知道她差不多了,只听他闷哼一声,身体猛地一沉,将自己的巨硕完全埋入的娇嫩的深处。

    也只有这个时候,柯凝欢的内心才不得不承认,她是喜欢这种亲密的,身体的交缠,让她觉得心里充实而安然,他宽厚的胸膛覆住她的小小的身子,也让她极有安全感。

    她将头埋进他的肩头,双手紧紧攀住他的脖子,在他的撞击中感受着他的充实和对她缠绵的爱意。

    夫妻二人在酒店缠绵与在家里完全不同,这男人的任何挑逗都能引起她的阵阵快感,几近让她疯狂,渐渐便经受不住了,极至的快感让她全身颤抖抽搐,她哭泣着,软着声音懦懦地求饶,男人非常满意身下小女人的反应,他将她的身体折成一个角度,加快了冲刺速度,一直到他感觉到后脊涌上的死亡般快感时,才绷紧了全身肌肉,咆哮着宣泄而出。

    “小欢,你知道我多后悔答应让你跟了崔大姐吗?”

    激情过后,他将小女人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