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有很多树和花。

    树影婆娑花团锦簇。

    ——昨夜刘猛禽和铁手都是利用这些树作为掩饰分别潜入了六顶楼和绯红轩。

    同样昨晚生许多令人骇怖的血案、冲突之后“一言堂”里的人也利用这些树木为掩护在“一盐院”外监视午夜刑捕和铁手柳捕。

    也不知这些花树是不是摇红亲手种的:花开得很凄美叶长得很惨绿树上结了很多果实其中一株风一吹时树上累累的果实会出敲击的声响垮啦啦的登格格的响很好听就像铜钱落到瓷罄内。

    铁手知道有这种树听说这树就叫“摇钱树”所长的果实如果在赌钱、求财、谈生意的时候握在手里或放在襟内、袖中、袋里很容易便会有所收获。

    ——所以这种果子也就称之为“财神果”。

    有人希望这种果子能挥更大的招财力量所以就将中种财神菩萨的面貌雕于其果坚硬的果核上有的呈在圆满自在福德正宝相有的是土地菩萨相貌有的则刻上密宗财神:黄财神、红财神、绿财神、白财神、黑财神、财宝天王、象头王财神、大黑天、惠比寿菩萨法相不等。——这种果子其实是名符其实的财神果子。

    财神果上的财神永远审富富贵贵、福福泰泰的样子。

    而今来的人就是这个样子。

    来人富富泰泰和和气气的样子。

    ——说话也如此。

    他身边有两个人!一左一右都很年轻且都十分秀气眉媚目艳的好好一个年轻男子。睨人的时候居然还带着眼波似娇乍嗔的样子两人还眉来眼去、勾肩搭前的贴在一起。

    不过在江湖上尤其近年来几乎没有人敢轻视这两人带点烟视媚行的年轻男子。

    在六扇门中提起这而人莫不色变就是变色。

    因为他们就是近日崛起于刑部要比当年的任劳、任怨还要心狠、还要手辣、还要高深莫测、防不胜防的新一代刑捕而且也是刑总朱月明一手提拔、栽培的两大爱将:

    一个叫戚哭。

    一个叫戚泣。

    ——如果你们听过他们办案的手法对付敌人的手法以及排除异己的手段无论他们再做出什么古怪、崎异的举措。你都下去笑也不敢笑。

    因为如果他们一旦给惹怒了、懊恼了只皱一皱眉用百分之一的心神来对付你或用上百分之一的刑拷来跟你玩玩那你就只有哭不成、泣不出、也死不去、活不得、只有后悔为何要生来人间这一趟了!

    他们就是这种人。

    而这种人却无人敢予制裁只有他们可以制裁别人。

    因为他们有个靠山。

    “靠山”就是“老总”:

    朱月明。

    ——朱月明来了。

    ——这个笑脸刑总居然山长永远、不辞劳苦的来到这地方还堆着笑脸、像一颗财柳果般们在此时此地此际此刻出现在铁手面前。

    铁手心里一沉:

    ——他来干啥?!

    他自然设想到朱月明会亲自来到这里:他不是派了自己又调动了刘猛禽过来接手此案了吗?——这案件若也把刑总大人都惊动了看来要比所想像中和所看到的更严重和复杂多了。

    铁手马上见礼——毕竟朱月明在门面上官位要比他来得高说他是铁手的“上司”这句话也一点没错。

    铁手施的是拜见之礼朱月明也不怠慢立即回了个同事叙面之札:尽管在管衔上铁手不及他高可是在江湖上的威名铁手的名头恐怕还要在他之上。

    ——他们两人就好比一个是掌权的人一个是名人一样安禄山见着李太自有时也只得屈身为他捧靴磨墨、逢场作戏。

    何况铁手还有御赐“大公正义铁手名捕”之衔以及“平乱阙”。

    见礼罢朱月明祥和地道:“现在还不是叙礼的时候铁捕头不必客气了。”

    在一旁的孙觅欢揶揄地道:“我们也不是来看你们叙义的。烟十六叔的儿子尸骨未寒你们当捕快的到底是来破案的还是犯案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