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他坐在装有木轮的轿子里遥望易水寒江一片空蒙衣袂微微飘扬水花微微沾湿了他的衣衫。

    他有一双多情的眼。

    但他的外号却叫做无情。

    他显然在易水江边等人。

    他等谁?

    他等的人已经出现。

    疲惫、倦乏的从八仙台海府那条迄迢长道上缓缓的走来。

    他仍年青、俊秀但脸上的风霜已使他令人感到岁月的遗憾、深情的余恨。

    他不疾不徐信步走来神情仍是傲慢而洒然的但身姿却流露出一种疲乏与无依。

    无情向他点头“你要我交给赫连春水和息大娘的信我已经叫铁剑和铜剑交去了。”

    戚少商微弱地道:“谢。”他只说一个字。英雄相知本来就不必多说废话的。

    无情道:“我没有问过内容是什么。”

    戚少商道:“你没有问。”

    无情道:“我也没有拆开来看。”

    戚少商道:“你当然不会这样做。”

    无情道:“可是我却能猜到里面说的是什么。”

    戚少商沉默。

    他沉默起来就像一个老人。

    “天若有情天亦老秋云无雨常阴。”无情道“多情却总似无情情到浓时情转薄。你不想再拖累息大娘所以在信里咐嘱大娘和赫连公子早日结成连理而你自己……”

    他顿了一顿才接道:“或许求死或许为僧或许飘然远去。”

    戚少商的目光又到了远方那水意迷蒙、逆风透寒的所在:“为了我已经死了很多人其中有我深爱的有我敬重的也有深爱着我、敬重着我的人他们都死了而我仍然活着……”

    他似乎在笑:“你说我活下去还为了什么?”

    无情叹息。

    “我知道我劝不了你”他说“正如我劝不了二师弟重返京师一样。”

    戚少商道:“你不必劝。”

    无情道:“希望有一个人能劝得了你。”

    戚少商道:“谁?”

    无情用手遥遥一指。

    只见江畔有一位蓑衣老翁正在垂钓。

    水流急湍惊起千堆雪水花四溅那人却在浪下岩上面对万涛冲激却像独钓寒江雪般的宁谧。

    戚少商向他望去的时候那老翁也正好半转过身来向他招手。

    戚少商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他跨过岩石走过河沟走近老者。

    老者有一双深遂的眼里面有人情有世故有山中一日世上千年。

    老者问:“你可有杀了他?”

    戚少商摇。

    老者眼中已露出嘉许之色:“能杀人之剑只不过是利器;能饶人之剑已属神兵。你在武学上的境界跟你人格上的修为一样又高了一层。”他顿了顿微笑道“希望有一天你能施活人之剑。”

    戚少商突然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

    他感觉到震动但更大的感受是崇拜。

    老者说:“铁手对追捕的生涯已感到厌倦固为这些月来生的事使他的心乱了他分不清究竟谁才是捕?谁才是贼?到底为什么要抓人?为什么要被人抓?”他遥望水天一线之处抚须道“他遇上这些问题除非在心里已找到了答案否则谁也不能把答案强加诸于他心里。”

    戚少商道:“我明白。”

    老者突然直视他:“可是你呢?”

    戚少商微微一怔:“我?”

    老者把鱼竿、鱼篓全丢入江里“江湖风险多正道危途难分西东终要人去持剑卫道你呢?”

    戚少商道:“我……”

    老者矍然道:“你已大悲大哀大起大落也大彻大悟你要了此残生还是要以此残生有所作为这就由得你自己选择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