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怒拔剑 第四十四章 一叶惊秋(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白愁飞神色不变。其实仍是有变的。

    他的眼神一长即左手也微微动了动但实际上却又纹风未动那是他强压抑下来。可是这已足够。

    王小石已瞧出来了。他太了解白愁飞了。目光暴长之际已动了杀机。左手欲动之际是要伸手入襟查看自己的东西是否已落人他人之手。这两个极其细微的甚至是欲动未动的‘动作’已证实了一件事:白愁飞的确是有做过这种鄙恶的事。

    王小石开了闭眼睛几乎是呻吟的叫了一声:“二哥┅┅白愁飞向张炭一摊手:“还来。”

    唐宝牛抢着替张炭回答:“跟你说这句话的人实在是李太白的弟弟。”

    张炭倒是奇道:“李大黑?”

    “不是”唐宝牛更正:“是你太笨。”

    白愁飞忽也更正:“不是你太笨。”

    唐宝牛杏怪有趣的问:“是什么?”

    “加一个‘们’字即是‘你们太笨’白愁飞说:“天堂有路却不走地狱无门送上来。”这句话一说完他就动手。一动就是杀手。他左手二指攻出‘小雪’右手二指弹出‘初睛’。

    ‘小雪’取张炭。‘初晴’攻唐宝牛。两指都要命。要命的两指。

    两指并非不中而是被人接下。在场中虽有数百人但能从容的接下白愁飞的‘小雪初晴’者就恐怕只有一人。不仅花枯知道这点在场群豪亦莫不知道这一点。他们都恨极了白愁飞。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王小石的身上。“我今天要是不能把他们全都杀光”白愁飞也很明白这一点:“他日他们一定会把我杀掉。”

    “只要你今天放过他们”王小石恳切地道:“他日他们若对付你那么帐得跟我先算!”“你这般维护他们却又何苦?”“他们与你无仇无怨你要挟制他们却又何必呢?”“这个┅┅”白愁飞沉吟道:“我们不要在这里讨论。”

    王小石有点喜出望外:“二哥的意思┅┅”

    “到内堂去”白愁飞明晰的表示不便:“咱们兄弟没有必要在外人面前起冲突。”

    “是。”王小石的心里简直是欢天喜地:只要能够劝服白愁飞不再对这一群无辜的好汉施辣手要他做什么都愿意。

    到了内堂窗户过高而这时已入幕故而堂内昏暗不堪。白愁飞走到暗处负手沉吟慢慢停步。他仰望窗。窗外已隐约可见三数星光微亮。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白愁飞的语气很压抑:“咱们是兄弟你却偏要在外人面前跟我为难?!”王小石一听“兄弟”二字只觉一阵热血沸腾。“刚才情急无状只顾劝止免铸大错莽撞之处请二哥见责。”王小石恭敬地道:“不过请放了那些人吧这样胁制他们反易成仇弄巧反拙对谁都不好。”

    白愁飞脸色一沉比天色还暗出口倒像是暮色一两道冷热如风:“你大过分、太多管闲事了。”

    王小石只觉一凛。

    白愁飞的语气却又急剧转和:“不过你倒是及时制止我干下这件滔天罪行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王小石大喜过望:“二哥刚才我出言无状冲撞之处还要请你原谅我因是一时情急。二哥向来比我见多识广我只怕这件关系重大的事上二哥会误信那些宦官的摆布那就贻祸无穷了。江湖上的朋友跟我们是同一条根同一块土的要是为官场的鼠辈而与道上兄弟结怨那实在是很划不来的事。”

    白愁飞目光一动:“你骂宦官可是你不也为他们劾力么?”

    王小石长叹:“我自有苦衷。”

    白愁飞了解地一笑道:“我们都情非得已。”他认真的问:“我已做了那些事三弟休会原谅我吗?”

    王小石即答道:“这是什么话:二哥咱们是兄弟呀!”咱们既是兄弟“白愁飞搭在王小石肩上的手突然自肩起到腰胁间一路疾对了他十二个穴道:“你就只好再原谅我一次。”

    王小石想要抵抗已不及:“你┅┅”

    “咱们既是兄弟”白愁飞冷笑道:“你就不该当众当好人纠众来当面拆我的局!”他撮唇作啸。任怨立时掠入他一见王小石已倒下唇边立泛笑意。残忍的笑容。王小石痛心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此时此境我能不这样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