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自从现蒋家大门被反锁的时候6孝直便已经开始觉得事情蹊跷了先一般抢劫盗窃的临走不会反锁屋门其次蒋家灯开着说明案是在晚上这个时间蒋建华应该已经回家了既然蒋建华在家那么有人入室抢劫的话便会生搏斗但蒋建华的屋子里虽说柜子被翻了个乱七八糟但桌子上的摆设却丝毫没动只有翻动的迹象没有打斗的迹象这也说明蒋建华是遭偷袭而受伤的当时6孝直还没怀疑到蒋家栋头上只是怀疑凶手是否是普通的熟人或亲戚然而蒋家梁在医院的一个电话却提醒了6孝直:想当初自己给人刮腻子贴瓷砖尚且能负担天津市的手机费而蒋建华每个月按月寄钱给大儿子而此人拿着家里的钱且号称有工作却连山东的手机费都交不起这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在蒋建华点头承认之前6孝直并不能1oo%肯定凶手就是蒋家梁而蒋建华听到大儿子的名字后心跳过的表现恰恰又印证了6孝直的猜测。

    站起身6孝直从口袋里掏出了蒋建华的医药费收据小心翼翼的撕了一个纸人之后便开始满世界的找护士借笔。

    “6…6大哥你…这是干啥?”蒋家梁抬起头两只眼睛哭的通红。

    “你认识刘惠莲吗?”6孝直在纸上工整的写下了“刘惠莲”三个字。

    “不认识!干啥的?”蒋家梁一头雾水。

    “没事…”6孝直把纸人放在了地上“把你的打火机给我用用。”

    “哦…”蒋家梁掏出打火机给了6孝直只见6孝直嘴里嘀嘀咕咕振振有词不一会便用打火机点燃了纸人蒋家梁开始还有些奇怪目不转睛的盯着6孝直的一举一动可是一直到纸人烧成了灰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殊事件声。“6…6大哥你这是…”

    看着地上的纸灰6孝直微微一笑表面上看一张纸烧成灰确实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若细看便不难现其中的神奇一张平贴在地面上的纸怎么可能一次性完全烧尽?其实这只是清微道法中一门名为“焚假身”的法术专门验证死者投胎状况的比直接招魂要省事但却有一定危险性顾名思义“焚假身”就是焚烧假的身体魂魄会误以为纸人是自己的尸身如果此魂魄因有怨气尚未投胎则肯定会在纸人烧完之前把火弄灭而如果纸人能够完全烧尽的话则说明刘慧莲已经投胎了…

    “6大哥这到底…这和我爸有关系吗?”

    “一会我要去找刘老师之后就回天津了…”6孝直长叹一口气并没直接回答蒋家梁的问题“现在我去和你爸道个别有些话我想单独跟他说…”

    “可是…”蒋家梁还想问只见6孝直淡淡一笑转身推门进了蒋建华的病房。

    “这人…”蒋家梁也着实摸不透这个6大哥的底更不相信以蒋宝才那个德行的能交上这样的朋友…“宝才这王八犊子该不会是混上黑道了吧…?”

    ……

    “蒋大伯建栋就是您命里不该有的那个孩子…他当您的儿子目的就是要您的命!”6孝直坐在蒋建华床前握住了蒋建华的手“不过现在您不用再担心了他可能永远没机会再伤害您了…”

    虽说不能说话但从蒋建华的眼神不难看出对于这个消息蒋建华似乎接受不了…

    从理论上讲如果蒋家栋是蒋建华命里多出来的孩子那么蒋建华命中所生的一切与蒋家栋有关的事则全不在命数之中算卦是算不出来的换句话说命里多出一个孩子只是意外的开始以后还会衍生出一系列的意外如果与孩子有善缘的话也许一个穷命会因为这个孩子大富大贵如果是恶缘的话就算富贵命或许也会因为多出这个孩子而穷的掉渣而这一切都是传统算卦方式所无法及时预测的基本上可以说是防不胜防。

    例如此次挨捅事件如果是命中注定的那么绝对是蒋建华命中一大劫不论看相卜卦都应该很轻易卜算出来但6孝直也以蒋建华的生辰八字算过蒋建华命中并无此类性命大劫这边更深一步印证了6孝直的猜测——蒋家栋是蒋建华命里不该有的儿子而且与蒋建华是1oo%的恶缘且此人很可能就是因为蒋建华文革期间的揭而被害死的冯斌投的怨胎!

    与父母有善缘或恶缘的命外之子其出生的目的就是让父母享福或倒霉大部分情况下父母享福或倒霉并不是孩子主观所致例如有恶缘的孩子往地上扔了个香蕉皮父亲踩到滑倒碰巧伤了神经成了半身不遂或者善缘的孩子哭着喊着非吃糖葫芦父母没零钱买张彩票换零钱结果中了五百万这都是有可能的。

    按6孝直的推断蒋家栋曾经两次要置蒋建华于死地而之所以蒋建华能活到现在则全是那个刘惠莲的功劳。

    先一点值得肯定的是蒋家栋混在济南从事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职业或者是干了某些不正经的勾当例如****吸毒之类结果导致经济拮据最终结果就是把黑手伸向了蒋建华。

    第一次蒋建华接到陌生电话说儿子病危那个在蒋建华看来很“催命”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