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脚小的响动来自于一块玻璃残片。

    如果仅仅是块玻璃这不足为奇,毕竟,距今7000年前,甚至更早,世界的玻璃中心叙拉古已经开始向外贩售玻璃。而三百年后,人类才进入青铜器时代。

    然而,罗亦安脚下的这块玻璃却不简单,它呈规则的圆形,中间凸起。

    岁月虽使它蒙上了许多灰尘沙砾,但还可以看出其上的人工打磨痕迹。

    没错,它是一副被打磨过的凹透镜,虽然残缺不全,但罗亦安看它的第一眼就认出,这是一副眼镜的残片。

    金字塔里发现玻璃,这没什么奇怪。古玛雅金字塔里也曾发掘出精致的凸透镜、蓄电池模样的方块体,以及神秘的太阳系模型碎片等等。

    但这块四透镜,考虑到它所处的位置,罗亦安不免猜测——这似乎是逃亡(或出走)途中,因跌倒而在甬道中摔碎的镜片。

    逃亡,凭借这座金字塔的强大力量,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塔内的人逃亡,甚至于匆忙地跌碎了眼镜?

    如果逃亡事件真的存在,那它发生在什么时候?

    这副眼镜是金字塔的原主人留下的,还是后来进入者留下的?

    罗亦安真是第一个进入这座金字塔的人吗?

    这一切距离他的进入有多久?

    无法猜测。

    金字塔内的世界是一个被时间凝固的世界。埃及田多座金字塔都具有一种神秘之力,这种力使人或其它物体产生奇异的效应。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作用就是——保鲜。

    许多学者做了有趣的实验,他们把相同的牛奶分成两杯,一杯放在自制的金字塔模型内。另一杯则放在外面。经过两天时间,模型里面地牛奶干得像奶酪一样,但未变质,而另一杯却已经变质了。

    金字塔确实有一种力,可这力从哪儿来?为什么会有力?连现在的科技也无法解开这些问题。

    因为有这种力量,所以。即使用现代科技手段,根本没法考究出这片玻璃所经历的岁月。

    罗亦安对这种神秘力量略有所闻,故此,他只用了片刻时间,便决定不在这方面花费心思。只伸手按了按身携的马格南手枪,又迈着沉静的步伐,继续向前走去。

    时间,他的时间有限。无法在这方面浪费太多精力。

    先不说这座神秘金字塔内的超重力环境,让他腰带的能量不能支持太久,就算是没有这个超重力环境,罗亦安也不敢在金字塔里多待。

    金字塔内还有一种不可思议地力在起作用。科学家发现金字塔的结构让许多电子仪器无法正常工作。有些学者还发现,在塔内长时间停留,会使人精神失调,意识模糊。而游客长时间在里面也有这种感觉。

    金字塔能拥有这种力量,有科学家解释是和金字塔的形状与其空间内所进行的自然、化学、生物的进程有关。不同种类的几何图形外状,会加速或减慢空间内的自然进程,只是金字塔形有较强的影响力。这就是所谓的“金字塔能”。

    罗亦安还想享受美好生活。他只希望尽快完成这次莫名其妙的探险,返回人世。所以他心情急迫,只顾迈着急促地脚步。快步走在向下地甬道上。

    在此期间,路边的景象向一帧帧幻灯片一样,掠过他的眼帘。他只管记录,不管分析。

    这是一座颇为奇怪地金字塔。在埃及金字塔中的石头上,总会刻上繁复的花纹图饰,比如奇怪的史前直升机图像,古怪的宇航员头像等等。

    而印第安金字塔也有相同的习俗,经常雕刻一些部族神话,怪兽图像等等。但这座金字塔,其所有的石材未加任何雕饰。也没有任何图案——浑似一座未完成作品。

    沿途,罗亦安时不时地发现一些散落的小物品,环状、条状、菱形、柱形,都带有明显的人工痕迹,像是工人们丢下的饰品与工具。它们散落地丢弃在甬道中,在深深的海底,默默承受岁月的侵蚀……

    如果是金字塔工人的逃亡,这将是一次全面大逃亡;如果是后人进入,那么。进来的人还真不少,至少比罗亦安孤身一人强的多?

    可如果是后人进入,这么漫长的时间里,怎么没有人宣布此类消息呢?

    目的地到了,向下的甬道已走到了尽头,迎面是一座巨大地、十余米高的大门。

    罗亦安眯起眼睛,打量着大门。

    大门很高大,但考虑到金字塔每座石阶都有两米高,这座十余米高大的大门便不足为奇了。

    这座大门不是用石材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