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主她是真大佬 长情楼主月华灼(1/2)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人,有客到。”

    残破的小阁楼,四面无尽荒芜,天空渲染如血。

    阁楼的八角挂着月色琉璃灯,散着淡淡幽光。

    楼外仅有一棵枯树,树上星零地挂了几枚铜牌。

    一只黑猫卧在树枝上,金色瞳眸中闪过几分厌倦,抬眸望向阁楼第二层最右边的窗口。

    “大人?”

    “九天,请苦主。”

    几分清冽,几分玩味。

    淡淡的红雾聚在那窗口上,人影渐隐渐现,九天低沉的应了声,

    “是。”

    黑猫从树上跃而下,向着远处的荒芜走去,红雾消尽,月华灼坐在窗口。

    一袭红衣如火,三干青丝如墨,眉间一朵小小的焰火花纹,银眸如霜似雪让人不敢直视。

    手中把玩着一枚铜牌,与那枯树上的铜牌到是一般模样,只是少了些许的字。

    那双说好看的眸子中眸光明灭了一瞬,一阵雾化尽,又一刹雾重聚。

    月华灼坐在那枯树上,似自语般呢喃。

    “何必呢……倾尽所有,只为了一个虚无的妄念,值得吗?”

    “值得啊。”

    宫玥笑得眉眼弯弯,一身湿透的白裙,披在肩后的发丝还在滴水。

    九天从宮玥的背后走出来,几步跃上树,卧在华灼的身侧。

    华灼眯了眯眼,面前的女孩子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竟然会是“苦主”,这到有点意思……

    “说出你的祈愿,小苦主?”

    或许是因为宫玥真的太小,华灼的语气中也带了几分玩味。

    “我的祈愿?其实我没有什么所祈愿的,只不过水里太冷地狱太黑。一个人,终归是寂寞了些,想让他们下来陪陪我而已。“

    小女孩笑得纯粹,华灼也不由得愣了愣神,随之便是轻笑了声。

    “还真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啊……我可以如你所愿,只是你可知这个愿望的代价是什么?”

    她从不做亏本的买卖,所妄求的越多,所付出的自然也就越多!

    更别说她交易的好多东西原本就不是那个界面的。

    每界面都有天道法则。

    天之道,定法则。

    无数气运都在盯着“法则”的位置,他们自然不敢放松一二。

    所以,华灼这些东西要悄无声息的交易也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自然是要索取相对应的报酬才行。

    “楼主想要什么?”

    “啧,那就要看你要几条命,以及,那些命值什么价了。”

    九天懒散的开口,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

    华灼没有开口,只浅浅的笑着,算是默认了九天的话。

    宫玥依旧是笑着,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那双眼睛空洞的可怕。

    “几只杂碎而已,命不值钱……我想与楼主做的交易是灵魄!”

    “灵魄?小苦主,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华灼敛去眼底一开始的漫不经心,正了正神色。

    没了灵魄,那可就真的是消散于三千界了……

    没有轮回,曾经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整个人的存在都会被法则抹去!

    没有人会记得,曾有一人,在此界面存在。

    但是,灵魄那可是个好玩意儿来着,那可是她的食物,不过不会有苦主愿意把自己的灵魄用来和她做交易,她已经饿了好久了。

    知道的,不会愿意,就算是愿意的,也不会知道这种东西存在……

    这小苦主看模样应该是一个低等世界来的人,按理来说,不应该知道这玩意儿的存在呐。

    “既然来了这里,自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顿了顿,宫玥的嘴角没了笑意,眸光之中的冷漠让人无法忽视。

    “不知道小女子的灵魄……可否换楼主亲自去九幽大陆走一趟?”

    空气异常的压抑,久久没有答复。

    宫玥垂着眸,双手垂在身侧紧紧的捏着裙摆,其实她也不确定这位长情楼主是否会愿意亲自到九幽大陆去走一走。

    只是在赌而已。

    就在她差点儿以为那人的话是在骗她的时-->>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