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自年初太子触怒君父,被皇帝责罚,在东宫思过了半年,许他观政崇文殿的恩典也收了回去,便是后来解了禁,却也仍然迟迟未曾重新恩准他回崇文殿观政。

    但太子找到裴昭珩、贺顾二人的时候,身上穿着的却是储君朝服,再看看这个时辰,明显是刚下了早朝,从崇文殿回来,看来皇帝现下,是真的对这个儿子彻底消了气,也对东宫缓和了颜色,这才重新许他崇文殿观政了。

    进了殿内,东宫的宫人招呼裴昭珩与贺顾坐下,奉了茶水点心、蜜饯果子上来,太子这才捧起茶杯,看着裴昭珩笑道:“都说南有金鼎春,北有银松露,金鼎春得喝开春第一道才有味道,这银松露就正好相反了,恰是如今这个时节的,滋味才最上乘,孤近日来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些,三弟和驸马不妨尝一尝?”

    见裴昭珩和贺顾捻起茶盏盖子,都抿了一口,他才笑问道:“如何?不赖吧?”

    裴昭珩放下茶盏,站起身来道:“皇兄所赐之茶,自然是再好不过的,臣弟……”

    见他要拱手行礼,贺顾也连忙后知后觉的放下茶盏,要跟着谢恩,却叫太子站起身来,将他和裴昭珩一道扶住了,道:“欸,三弟和驸马这么客气是做什么?喝杯茶也值当你两个这般战战兢兢,孤有那么难相处吗?”

    又看着裴昭珩,顿了顿,低声道:“孤与三弟,同出一个外家,你我本该分外亲厚,孤至今还记得,小时候三弟还在京中时,咱们一起在坤承宫花园里堆雪人,总是三弟堆得最大最好看,只可惜……后来三弟得了哮症,离京养病,一去竟然就是十年……”

    神色间不免伤感了几分。

    太子俨然一副怀念旧日时光,心中无比思念幼弟的仁厚长兄模样。

    贺顾却看的心中发冷,太子对三殿下究竟是个什么态度,可以说这个世界上除了太子自己,没人会比他贺顾更清楚了。

    太子还是那个太子。

    裴昭元道:“好在如今三弟也回京了,咱们兄弟二人,可别生疏了才好,前些时日孤一直不曾得空,也没寻到机会找三弟来孤宫中歇一歇,谈谈天,直到今儿才叫你来喝茶,三弟不会怨孤吧?”

    裴昭珩道:“皇兄言重了,臣弟岂敢。”

    太子这才笑着又招呼他们重新坐下,道:“只可惜,今日好容易把三弟逮来我这里,却也跟你聚不了几天了。”

    裴昭珩没说话,贺顾闻言微微一怔。

    太子道:“今日早朝,瞧父皇意思,看来是有意将主持江洛水患后河堤重建、赈灾抚民一干差事,托付给三弟了,估摸着今日三弟与驸马回公主府没多久,便能接到内官传旨了。”

    “这些日子,朝堂上总为此事争吵不休,御史台一波人,成天念叨,说什么三弟年纪太轻、资历尚浅,不足以委此重任,拦着不要父皇下旨,岂不知父皇心中自有主意,他老人家既然看中了三弟,自然是有道理的,岂轮得上他们指摘?”

    “这些日子他们蹦跶的欢,孤却没跟着掺和过,孤心中只觉得三弟年纪虽轻,也是明达干练之人,江洛这份差使,旁人能行,三弟怎么就做不成了?孤倒觉得宣抚使一职,需得督建河堤,调度调配朝廷赈灾钱粮,最是需要耐心细致,沉得下性子,思来想去,三弟岂不正合适?他们要反对,孤倒还要给父皇上了折子,力保举荐你去呢!”

    裴昭珩听了太子这话,面上神色未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贺顾却是微微一怔。

    来路上他本来还在因为前世过往,身体克制不住的发抖,这一世和太子对上的次数屈指可数,贺顾也还没完全克服心理阴影,好在有三殿下握了他那一把,才叫贺顾紧绷的神经稍微松了一些,恢复了平静。

    他又开始琢磨起,太子这一趟忽然叫三殿下和他来喝茶,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这一世虽说因他重生,许多事的走向都和上辈子不同,比如他与长公主成了婚、比如贺老头被夺了爵……只是这两件事,贺顾还能想明白,直接原因是他。

    可上一世一直养病在金陵的三殿下忽然回京,陛下召他回来时,说的是三皇子身子已经好多了,贺顾看着,裴昭珩的身子确实也没什么大碍,虽说偶尔见他会掩拳轻咳一两声,倒也没什么大影响,再加上如今皇帝又要派他去江洛赈灾……这些都与前世的走向,大相径庭。

    他也想过,究竟因为什么才导致了这些差异,但却实在没想明白,也只得既来之则安之,先静观其变。

    直到今天太子找上了他们。

    是了……他怎么忘了,如今三殿下回京……对太子而言,裴昭珩自然就不再是上一世那个病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