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元白是先天不足,娘胎里带来的身体弱。

    这弱经过几年的调养,也慢慢有了些气色。只是终究在政治权利斗争之中受过多次的暗伤,光卢风怕他身体会康健,为了让他早点死,就给他吃了好几年的□□。

    一点一滴的,最终坏上加坏,这才难治。

    顾元白入睡之前,因为各种事物的章程都布置好了,所以格外安心。这安心的一觉一直睡到了晚上,等顾元白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睡懵了,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他撑起身,手下触感却不对,低头一看,原来是撑在了薛远的身上。

    薛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了,双目紧闭,锋利的眉峰还在皱着。顾元白收了手,接着起身,腰间却是一紧,低头一看,薛远的手正圈在他的身上。而他这一动,让薛远也瞬间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

    “谁?!”戾气十足的低声质问。

    过了几息薛远才回过神,他看了看已经醒来的顾元白,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圣上醒了?”

    声音低哑,带着熟睡后的舒爽。

    被窝里还是暖和的,顾元白全身懒洋洋,他道:“去给朕端杯温茶来。”

    薛远听话地下了床,衣领散乱,腰袍松垮,顾元白一抬头,都看见了他高大有力的背部,不由往下一看,结实臀部之下就是两条强劲笔直的大长腿。

    脱下了外头那些衣袍,一副年轻又经历各种战场洗礼的身体,让人看着就很难移开注意力。

    疯狗虽然狗了些,但也不失一个铁铮铮男子的魅力。

    顾元白坐直,慵懒地靠着床架。薛远倒了一杯水,因为顾元白说要温水,他还特地用手指摸着杯壁试了一下,又倒在手里试了一试,觉得不烫。于是端着这杯茶稳稳当当地朝着顾元白走了过去,怕一杯水不够,连水壶都拎在了手里。

    圣上接过水杯,触唇喝了一口,顿时被烫得一哆嗦,一口热水在嘴里咽咽不下去,烫得唇色发红,表情痛苦。

    薛远傻眼了,他捏着顾元白的脸让他吐了出来,气极:“烫着嘴了还不松口?”

    结果顾元白直接将这一口水给咽了下去。

    薛远脸色黑沉着,把茶壶和被子往旁边一扔,上手去拨开圣上的唇瓣,凑近去看有没有烫起泡。

    顾元白吸着冷气,道:“烫死爷了!”

    太娇了太嫩了,薛远放手上都没觉出来的温度,放小皇帝的嘴里都给烫坏了。

    薛远一想到这,难受得比自己挨了一刀还疼,他一急,手又糙,磨得顾元白唇瓣里头都疼,没忍住踹了他一脚。

    薛远腾出一只手按着他的脚,继续检查着唇上,“别闹,让臣看一看。”

    顾元白已经缓了过来,他偏过头,“嘶”了一声:“薛侍卫,你能轻点吗?”

    “好好好,臣记下了,臣会轻点,”薛远纳闷,“圣上,您怎么能这么嫩呢?”

    顾元白:“……”

    他又一脚踹了上去,直接将薛远连着被子踹下了龙床。薛远摔了一个结实,来不及去管其他,站起身就屈膝压在床边,这次沉了脸色,“让我看一看。”

    闹什么呢?自己的嘴没事了再闹不行吗?

    薛远这次用了大力气,但也分外小心翼翼,顾元白说他手糙,他就不敢去磨,只能拿捏着最轻的力度。这比上阵砍杀敌人还要费劲,薛远折腾出了一头的汗,等最后确定顾元白没事之后,才发现背上已经汗湿了。

    顾元白早就已经恢复了过来,他浑身没劲,头疼还口渴,“薛侍卫,朕要的是温水。”

    薛远于是拖着满身的冷汗,再去给娇贵的小皇帝倒温水。他这次专门放在嘴里尝了尝温度,等再三确定不烫人之后,才将水递给了顾元白。

    顾元白喝完了半壶水,嘴里的干燥沙哑才好了一些,内殿昏暗,就几个蜡烛点在周围,顾元白闭着眼让脑子继续休息,问道:“什么时候了?”

    薛远接着剩下半壶的水喝,“不知道。”

    顾元白说不出来话了。

    薛远解了渴,长舒一口气,起身往外走,“臣去看看时辰。”

    没过一会儿,宫侍们就轻脚轻手地进了内殿,田福生过来小声道:“圣上,已到了晚膳时分,小的伺候您用膳?”

    顾元白感受着隐隐作痛的脑子,勉强起身,“那就去吃吧。”

    等圣上用完晚膳,就到了散值的时间。但薛远就站着一旁不动,看着太医院的人来给圣上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