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9、多情却被无情恼(一)(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宁桃在王二嫂的帮助下包了许许多多碧绿可爱小巧的粽子,咸肉的,红枣的,用白砂糖沾着的白粽子。把这些粽子用线串好了,一串一串的绿色小三角看起来十分秀气好看。

    常清静一早又离开了王家庵,去找洗露圆荷花。

    想到昨天是王二叔带着他俩去打的粽叶,王二嫂帮忙包的粽子,她煮出来的粽子怎么也得分给王二叔家一份,宁桃飞快地穿上鞋,翻出个大碗装了几个粽子,送到了隔壁王二叔家。

    刚一踏进王二叔的家门,宁桃微微一愣,堂屋里挤满了村里那些妈妈子们,王二叔却不在家。

    宁桃茫然地将碗顺手放了下来,“二嫂,你怎么了?二叔呢?”

    王二叔家的小虎子朝宁桃招招手,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小声说:“村里头死人啦,我爹先去祠堂了,我娘也忙着和大娘她们一道儿去看看呢。”

    村里出了啥事,都是要在祠堂裁决的。

    说着说着又变了脸色,“听说是在村口那条河里找到的,二柱子他们去钓鱼,张嫂子剖开他拿回家的鱼一看,发现里面有根手指头。”

    “县衙里都来人了,你猜那些衙役从河里面捞出了个什么东西?”

    宁桃张大了嘴,“捞出了什么?”

    小虎子严肃地说,“捞出来了好多尸块!县老爷叫仵作把那些尸块儿拼了拼,拼出来是个男人,四肢和头都被剁下来了,那头被水冲到了赵家村下面,让在洗菜的人看到了,脸被泡的稀巴烂,又被那些鱼啊咬得根本看不出来长什么样。”

    “大家都说,村里,可能出妖怪了呢。”

    宁桃在王家待了几乎一下午,目瞪口呆地听着小虎子煞有其事地说着那尸块如何如何,县里如何如何重视。

    等到傍晚的时候常清静终于披着夕阳回到了屋里。

    常清静刚回到院子里,甩下了脏靴子,正换木屐呢,宁桃就啪嗒嗒冲了上去。

    “桃桃。”常清静微讶。

    “小青椒,你知道吗,村里——”

    宁桃正准备开口说起河里捞出了尸块儿那事儿,门口却来了人。

    “清静,桃桃在家吗?”

    宁桃微微一怔,扭头就看到个青年站在篱笆外面。桃桃一眼就认出来,这是王家庵一个哥哥,叫王康,

    王康神情肃穆,站在篱笆外面,朝着常清静点头,招手,“清静,村里有人不见了,三爷爷说要派人去搜山,你来不?”

    失踪?宁桃一头雾水。

    王康说村里有个汉子失踪了,得叫青壮年去搜山。

    这失踪的汉子叫王又辉,平常游手好闲不干正事儿。和王家庵里的王大鹏,赵家的一个懒汉结伴,三人到处偷鸡摸狗。然而这毕竟是王家的人,人不见了,村里都要去找。

    常清静当然不会拒绝,嘱咐了宁桃一句之后,迅速换上了衣服,跟着王康离开了家。

    ……

    月上中天,平常早就熄了灯的王家庵,这个时候灯火通明。

    常清静他们这些山上找人的青壮年都还没回来。

    王家庵几十户人家全都挤在了祠堂里,女的在聊天,男的叭嗒嗒抽着烟,一脸愁容,小孩不明所以蹲在地上玩儿。

    小柱子和小虎子也都在。

    宁桃就站在门口看,看着那黑夜中山的轮廓。

    渐渐地,那如墨的黑夜中好像冒出了一点儿火星,那火星越来越多,是王家庵的青壮年举着火把回来了。

    然而,这些去搜山的青年回到祠堂后,俱都面色沉重,走在队伍中间的四个年轻人,手上抬着什么东西,用大家伙的外套蒙着,一直抬到了祠堂外面,那几件衣服几乎被血给浸得透湿。

    人群叫叫嚷嚷的,零碎的说着什么。

    “嫂嫂,又辉死了。“

    祠堂里点的灯火,像是跃动的鬼火,狰狞。

    王又辉家的嫂子等了半天,如今等到了这个消息,闻言立刻睁大了眼,面色惨白如纸,竟然直接撅了过去。

    宁桃有点儿害怕,又忍不住瞥了一眼,这一眼,差点儿哇地一声吐出来。

    怪不得用大家的外套手忙脚乱地盖上了,因为王又辉的尸身根本算不上个人样,皮被人扒了个干干净净,露出鲜红的肌肉,宛如红通通、赤|裸裸的一条腊肉。

    就在这时,眼前却好像罩下了个什么微凉的东西。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