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51、多情却被无情恼(四十三)(1/1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过了十多天,常清静的记忆依然没有任何起色。

    倒是凤陵仙家所在的江栾城,快到花灯节了。江栾的花灯节每年春季,冬季各一次。

    冬季的花灯节也就是元宵。

    不同于立春时拜春迎春的花灯节,江栾城的花灯节,在暮春。据说这与凤陵仙家某位先祖有关,具体原因已经不可考。

    总而言之,每到这时,各家各户都会把花盆放在廊前阶下,互相比拼。并且在花间悬挂一盏琉璃灯,或者在花盆间插下参差高低不一的烛火。光影错落间,暗香浮动。

    早在几天前,谢迢之就安排着凤陵仙家的弟子,搭设彩棚,灯山。灯山上绘有神仙故事,文殊、普贤菩萨,肌肤丰润,眉眼细腻。

    灯山最高处,有水按时放下,如同瀑布,映照着灯影,如飞雪溅玉,琼冰玉沫,灯光耀耀,长街两侧,又有草编的灯龙蜿蜒起伏,一直延伸出百余丈的距离。

    花灯会当前,宁桃四人干脆将之前那些不愉快统统抛之脑后,一个个高兴得神采飞扬,拥挤着跑出去看灯。

    这还是宁桃第一次看到这种花灯节,走在人群中的时候,激动地脸都红了。

    她之前去过一趟南京的夫子庙,但那人流量实在有点儿恐怖,从那之后,宁桃就对灯会这种事彻底丧失了兴趣。

    吴芳咏今天传了件青色的袍子,少年唇红齿白,目若点漆,风度翩翩,

    常清静则换上了一件便服,少年身着圆领袍,蹀躞带,。

    至于竹马小兄弟,谢溅雪今天穿着件,十分温柔。

    一路上有不少少女,看到了这三位性格,风姿迥异的小郎君们,纷纷羞红了脸笑吟吟地往他们怀里砸瓜子儿零食。霎时间瓜果如雨般噼里啪啦全落在了三人怀里。

    至于苏甜甜,今天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乌发垂髫,脸儿是淡淡妆,肌莹雪腻。

    “我好久没有看到城里的花灯节啦!”

    苏甜甜走到个摊位前,拿起一只蝴蝶状的春胜,往鬓角比了一下,抿起唇甜甜地笑着问:“好看吗!”

    谢溅雪温柔地摸摸对方脑袋:“好看。”

    吴芳咏一口答道:“好看!!”

    苏甜甜有点儿紧张,转过身,眼睫微颤,扶着鬓角,期期艾艾地去问常清静:“小牛鼻子你觉得好看吗?”

    少年目光淡淡扫过,略一迟疑。

    或许是这灯火太美了,让常清静也不大好意思再对这只狐狸冷着脸,只好移开目光,生硬地说了句:“不错。”

    苏甜甜小心翼翼地觑着他的脸色,旋即又抿起唇,目的达成,她见好就收,喜孜孜地一笑:“嘻!”

    又拿起另一只春胜,递给宁桃:“桃桃。这个给你。”

    “啊?”宁桃有些始料未及,懵逼地问,“给、给我的?!”

    苏甜甜嘟起嘴:“你不喜欢啊。”

    桃桃觉得有些头痛,其实这段时间,除了帮助常清净找回记忆,她已经和苏甜甜疏远了不少。

    这种女孩子她应付不来,只能谨谢不敏。

    但苏甜甜好像浑然未觉她的疏远,依然拉着她开开心心地递给她一只春胜。

    在这种环境和气氛下,桃桃不好再拒绝,拿着这春胜往脑袋上一别。

    笑了一下:“谢谢。”

    算是接受了。

    谢溅雪柔和地夸赞:“宁姑娘戴着这个也好看。”

    “是啊,桃子你长得本来就很好看!!”

    高中的小姑娘,哪有不喜欢打扮的,就是不大好意思直接表现出来而已。宁桃心里也想打扮。苏甜甜往她脑袋上别着的是个燕子样式的。

    扶了扶脑袋上的春胜,刹那间,好像有蝴蝶蜻蜓点水般地落在了心湖上,轻轻振翅,鳞粉扑簌簌而下,桃桃心尖猛地颤了一下,从脖子到脸都忍不住红了。

    花灯会的娱乐活动主要还是猜灯谜什么的。竹马兄和吴芳咏猜出来不少,宁桃沾了苏甜甜的光,也混到了一只兔子灯。

    走了大半截路,苏甜甜有些撑不住了,不好意思地扯了扯桃桃的袖口:“桃桃,溅雪,我们能不能歇歇啊。”

    宁桃原本屁颠屁颠地提着灯笼,嘴里叼着个糖人如脱缰的野狗般,正在往前挤,听到这话,下意识地放缓了步子。

    于是五人就坐在石阶上面歇歇脚。

    石阶下是河水,水面漂浮的花灯,汇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