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47、多情却被无情恼(三十九)(1/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诶桃子,”又一次修炼结束后,大家伙儿坐在食堂里吃饭,吴芳咏咬了口包子,愁眉苦脸地问:“谢迢之前辈安排的那挥刀一千次的作业你做了吗?”

    苏甜甜撑着下巴:“还有就是剑道理论归纳总结,谢前辈明日要抽查的。”

    此言一出,宁桃敏锐地察觉到,身旁的少年握筷子的手,缓缓地顿了顿。

    作为天朝中学生,宁桃握着筷子,鬼使神差地说:“啊,我一个字还没动,好难啊,做不完了qaq”

    婊在这种地方,宁桃你没救了!!

    话音未落,常清静突然就不饿了,放下了筷子,站起身,行了一礼,眉眼板正:“我吃饱了,桃桃,你们慢慢吃。”

    苏甜甜惊讶:“小牛鼻子?!”

    吴芳咏困惑:“诶,清静干嘛去了?”

    桃桃默默喝了口稀饭,十分笃定地说:“偷偷去写作业了吧?”

    说完这句,突然也觉得食之无味,恨不得立刻搁下筷子赶去练武场,

    ……

    凤陵仙家除了重视练武实践,还重视考核。

    桃桃在凤陵仙家学了这几天,很快就迎来了上旬的考校,考核分为理论考核和实践考核。

    苏甜甜为这考试急得团团转:“完蛋了,要是考不好,前辈肯定又要责骂我了!”

    谢溅雪温柔地拍了拍她脑袋:“无妨,趁这几天时间里抓紧练练,临时抱佛脚也是有些用处的。”

    苏甜甜与谢溅雪说话的时候,常清静身形微僵,挥剑的动作愈发一板一眼。汗水几乎快浸湿了他上衣下裳,乌黑的发黏在颊侧。

    宁桃觉得有些煎熬,这感觉太像晋江修罗场了,就算是她都有点儿遭不住。

    常清静也不知道在和谁生闷气一般,一直挥剑练个不停,宁桃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手臂直打颤,忍不住一把拦住了他。

    “常清静,你要不歇一歇吧?”

    常清静抬眼看向了她。

    一滴汗水顺着他纤长乌黑的眼睫滑落,他浑身湿漉漉的,琉璃似的眼幽深。

    宁桃的心猛地漏跳了一拍:“小青椒?”

    常清静慢慢收回了视线,“嗯。”

    宁桃松了口气,拉着常清静到一边儿坐下。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劝说他,只好坐着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好在,常清静他这个小直男,虽然自闭了点儿,但还是搭理她的。

    常清静眼睫微微一颤,汗涔涔的下颌绷得铁紧,看向了身旁的宁桃。

    圆脸的姑娘坐在亭子里,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故作轻松自在地说这些逗乐的话。

    她两条腿在半空中踢踏着,星星手链闪闪发光。

    很温暖。

    这段时间以来的焦躁不安,仿佛被神奇地抚慰了。

    常清静犹犹豫豫地开口:“桃桃,谢谢你。”

    “啊?”宁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谢我什么?”

    常清静却根本没回答她,摇摇头:“没什么。”

    宁桃鼓起勇气看向他,她能清楚地闻到少年身上的汗水的味道,白色的单衣紧贴着紧实瘦削的肌肉。

    “常清静,等过段时间我们去落梅坡看梅花,去江畔的酒肆喝酒,去芦苇荡里看鹤,好不好!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个我的朋友!”

    常清静一愣,眼前立时浮现出宁桃口中的一幕幕。

    他几乎无法控制地被这勾勒出的画面给迷惑了心神,眨了眨眼,“……好……好。”

    “啊对了,你能不能继续教教我剑法。”宁桃脸颊发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如果说她前面说的那几句话还有点儿她暗搓搓的私心,但叫常清静教她的剑法的话,的确是出自她的真心。

    这段时间的比赛学习,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她是真的想学好功法的!

    常清静又是一怔。

    宁桃想了想,说,“我不能总是依靠你啊。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

    “之前,我有个语文老师,啊,就是私塾的女夫子!她曾经很严肃地告诉我们,女孩子必须要依靠自己,有一技之长,能自己挣钱。这样,长大之后,结婚——”

    “也就是成亲。”宁桃说道,“成了亲,才不会被丈夫看不起,被丈夫说‘我养的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