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32、多情却被无情恼(二十四)(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常清静快步冲到了后台,吴芳咏气喘吁吁地追上,着急地问:“怎么样。”

    然而常清静却没开口,宛如被钉在了原地,目光死死地落在了地上那一泼血和血里的星星手链上。

    地上这一泼鲜血宛如凭空一个巴掌,响亮地打了常清静一耳光!

    常清静两扇纤长的眼睫微动,脸色煞白,猫眼儿圆睁,目光落在了这后台的幕布上。

    刚刚,宁桃是站在这儿。

    这个念头宛如一把重锤狠狠地砸在了心上,又像是一耳光扇得他脸上火辣辣的,无地自容。

    常清静努力按下内心纷乱的心绪,闭上了眼。

    而他,被一帮妖怪搅乱了心神,竟然没有分出半个目光投向这儿,哪怕只有一眼。

    看到这宁桃从不离身的星星手链,吴芳咏脸色也白了:“……桃……桃子。”

    他们,他们都想错了,本以为能拍下甜甜妹子,却没想到宁桃被人带走了!

    常清静默不吭声地弯腰捡起了那星星手链,牢牢地攥在了手心,又突然反手从袖子里摸出了一沓符箓,往吴芳咏手中一塞,传音入密:“待会儿我用遁术送你带着苏甜甜先走,这里由我殿后,出去之后,去追那猪妖,这些符箓足够你用来对付那只猪妖。”

    这也是之前他就想好的办法。

    现在去追,或许还不晚。

    吴芳咏看向面前的少年,少年目光冰凉,仿佛倒映着决绝的剑光,不由一愣:“清静!清静!!等等!”

    光常清静一个人,怎么可能杀得出来!!

    “我是蜀山小师叔,”常清静皱眉沉声,“我师尊是蜀山张掌教,看在师尊薄面上,我或许会吃些苦头,但不至于送了性命,你不必忧心。”

    “等等!”就在两人传音入密的时候,苏甜甜呆在了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睁大了眼,“你们、你们没钱吗?”

    吴芳咏、常清静:……

    苏甜甜缓缓张大了嘴。

    毕竟常清静之前喊得这么笃定,这么霸气,她还以为他有钱来着!

    苏甜甜讶然地张大了红唇,顿了顿,飞快地走到了常清静面前:“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我是凤陵仙家的弟子,待会儿只要将这三百万记在凤陵仙家的账上就行了。之前那人不信我出自凤陵,我身上又并无令信,小牛鼻子你身上有没有蜀山的令信?我再想想办法,蜀山令信或许能凑合着用上。”

    作为修真界三大仙门世家之一的凤陵仙家,是当之无愧的土豪世家,比蜀山那一门穷道士阔气了简直数倍不止。

    既然有凤陵仙家出钱就好多了,吴芳咏带着苏甜甜去交钱,常清静则直接追了出去。

    ……

    少年是披着白霜,到早上才踏着熹微的晨光回来的。

    一看到常清静这又臭又硬的神色,抿紧泛白的唇,吴芳咏立刻就明白了追出去的结果,然而比起宁桃,眼下却又一件更加棘手和迫在眉睫的事。

    吴芳咏:“是……是甜甜……”

    一想到苏甜甜的情况,吴家小少爷整张脸都红了。

    常清静嗓音喑哑,耐着性子问:“什么事?”

    吴芳咏无奈地让开一步:“你自己看吧,我和甜甜妹子交完钱出来之后,才察觉出来不对,也不知道他们给甜甜妹子吃了什么,这一晚上……”

    目光触及吴芳咏身后,常清静瞳孔猛地缩成了针尖儿大小。

    苏甜甜正趴在床榻上,双颊酡红,香汗淋漓,费力地喘息。

    常清静手里的“行不得哥哥”差点儿没拿稳,那清凌凌的眸子里立时浮现出错愕与尴尬,瞳术加成,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媚|药发作的迹象。

    苏甜甜似乎也察觉出来了自己的不对劲,扭着身子在床上翻滚。她的肌肤好像在这一刻变得格外敏感,苏甜甜羞耻得几乎快哭出来,望着常清静的目光中又含了点儿撒娇哀求,她哭道:“小……小牛鼻子……”

    常清静神情定住了,手里的剑攥紧了又松开,努力捺下宁桃的事儿,这才垂下眼,耐着性子走到了苏甜甜身前,犹豫了半刻,将她扶起来。

    “苏姑娘,麻烦你坐好,我替你化解这药劲。”

    苏甜甜懵懵懂懂地睁开眼,只觉得常清静离自己好近,好近,从未有这般近呵。

    他与她相对而坐,伸出手,替她运功。平常这小牛鼻子就像天上白玉神仙,精神清冷。但现在她甚至能看到他脸上那细小的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