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27、多情却被无情恼(十九)(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桃桃就察觉到了常清静有点儿奇怪。

    他们已经开始着手收拾行李了,下一站的目的地是偃月城,地点在西南。常清静说今年修真界的妖市就设在偃月城,那儿说不定会有洗露圆荷花的消息。虽然已经定了下来,但常清静这两天好像总有点儿魂不守舍的,尤其是在碰上苏甜甜的时候,常清静常常会转身就走,很多时候更是直发愣。

    然而还没等宁桃想明白,就已经到了她和常清静离开王家庵的日子。

    宁桃知道苏甜甜想跟着他们,离村前没看到少女的身影有点儿惊讶:“甜甜不一起吗?”

    小虎子纳闷:“没看到啊,我今天早上就没看到她了。”

    宁桃本来是不想再搭理小虎子的。小虎子也察觉出来了她的冷淡。宁桃和小虎子之间没有爆发战争,但是却微妙地冷战了起来。

    可是临到走了,宁桃反倒犹豫了,想了想,又从书包的铅笔袋里翻出一只草编的蚂蚱。

    待在王家庵的这段日子里,确实是小虎子带着她东跑西跑的到处去玩,带着她融入了王家村。

    “这给你。”

    小虎子愣愣地看着手里的蚂蚱,受宠若惊张大了嘴:“给我的?”

    王二嫂看看桃桃,又看看小虎子,没好气地催促:“愣着干啥,还不快点儿收起来?”

    这蚂蚱还是小虎子之前教她编的,她后来把自己编的那觉得最好的一个放在了铅笔袋里,一直保存到现在。

    宁桃往他手里一塞,抿着唇,跑到前面大喊:“狗!狗!”

    前面,一只温厚的大黄狗正慢悠悠地走来。

    这是王家庵村口养的狗,没名字,王家庵里的人都叫它狗。

    宁桃觉得“狗”这个称呼十分沙雕,也跟着叫狗,但又觉得“狗”这个称呼不大尊重,大部分时候都叫大黄。

    大黄是条母狗,村里不少狗都是她的儿女,它上了年纪了,脾气很温顺,脖子上夹杂了一圈儿黑毛,脚上又戴了白手套,看人的时候眼神湿漉漉像葡萄。

    “狗狗狗!大黄!!”

    宁桃蹲下身给了大黄一个拥抱。

    小虎子小心翼翼地捏着蚂蚱,又觉得宁桃真奇怪。

    这十里八乡的,就没有一个姑娘像她这样把一只狗当自己的朋友,狗就是狗,就是畜生,畜生怎么能做朋友,就算是苏甜甜也不那样啊。

    但宁桃偏偏说狗通人性,它们有自己交流和沟通的方式。

    白日渐长,天上的云往西边飘去了。

    来送宁桃他们的村民很多,王锦辉眼神微黯,站在小虎子身边儿,张了张嘴,喃喃地说:“桃桃是个贴心的好姑娘。”

    她穿着件小脚的青蓝色裤子,滚了道花边,像个暖烘烘的小太阳。

    宁桃长得不如甜甜好看,给人的感觉就像田埂上随处可见的阿拉伯婆婆纳。但宁桃和他们又都不一样,她好像有甚至超出苏甜甜和常清静许多的大见识,大想法。

    只可惜,等到王锦辉他意识到的时候也已经晚了。青年想开口,又羞于开口,叹了口气,纠结了半天,终于忍不住磕磕绊绊地说:“桃……桃,我等你回来。”

    王锦辉眼神晶亮,原本出神的常清静,闻言不由一怔,有些古怪地看了眼宁桃和王锦辉。

    宁桃不疑有他,有些惆怅,又扬起眉头,笑了一下:“好啊!锦辉哥哥,我们以后再见!”

    少女眼睛像是葡萄一样,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王锦辉不由也笑了起来。

    常清静默默垂下了眼,神思终于从苏甜甜身上挣脱回来,不知不觉走到了宁桃身边儿:“桃桃,走了。”

    看着手上这只草编的蚂蚱,小虎子闭上了嘴,感到了一阵浓烈的羞愧。这蚂蚱好像给了他两耳光,扇得他这个“重色轻友”的叛徒脸上火辣辣的,可他已经来不及挽回了。

    等到宁桃和常清静并肩越走越远。

    小虎子终于鼓起勇气大喊了一声:“喂——”

    “喂——”

    这声音传出去很远,好像一直飘上了西边的云头。

    “以后记得回来玩啊!桃桃,我等你!!”

    宁桃停下脚步,看着远处那个黑点,用力挥挥手:“拜拜!!”

    “拜拜?”常清静脚步稍顿,奇怪地问。

    宁桃弯着眼,欢实地笑:“就是再见的意思。”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