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22、多情却被无情恼(十四)(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然而这一瞥眼的功夫,宁桃还是清清楚楚地和常清静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少年眼神中流露出点儿惊讶和复杂,抿紧了唇,看着她的眼神冰冻。

    宁桃脸色通红,窘迫地立刻红了眼眶,想解释,嘴唇又哆嗦个不停,说不出话来。窘迫和羞愧宛如一座大山压倒了她。

    她那些阴暗的小心思,在日光下,在常清静的目光下,如冰雪初融暴露了一干二净。

    她喜欢,又讨厌,嫉妒苏甜甜。

    宁桃觉得自己待不下去了,这感觉就像坠入了深海,四面八方,眼耳口鼻里都有海水不断没入,在这种情况下,宁桃十分没出息地转头就跑。

    而常清静并没有追来。

    少年只是站在原地,脚尖动了一动,动摇了片刻,往祠堂的方向去了。

    宁桃一路跑出去半里地,这才停下脚步,窘得头皮发麻,脚趾抓地。

    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

    捂着脸,宁桃忍不住羞愧地呜咽了一声。

    就这么偷偷使了个心眼就这一回,就被常清静和小虎子逮了个正着,一想到俩人的目光。

    小虎子的话如同惊风骤雨般兜头砸在她脑袋上。

    “我就知道你不喜欢甜甜,你嫉妒她!!“

    “你怎么这么自私!”

    原来,小虎子早就看出来了。

    宁桃搁下手,默默抿紧了唇,盯着水面上的倒影看了好一会儿。

    水面上倒映出的姑娘,圆脸,梳着个齐刘海,内双,好在年轻,皮肤没啥痘痘瑕疵,白皙细腻,长得清秀。

    看着看着,宁桃突然觉得一阵难过。

    初中的小姑娘,就算不肯承认,心里也总是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不一样的,在这个世界上是不一样的。每天走在路上,临睡觉前躺在床上的时候,总会闭着眼给自己脑补出一出唯美的爱情剧。

    在脑补里,她就是唯一的女主角。

    但随着年龄增长,人们越来越无力地认识到自己就是个普通人,混不出什么大事业,也嫁不了高富帅,娶不了白富美的普通人。

    她就算穿越了,也是那影视剧里的丫鬟,勤勤恳恳的服侍女主,最后为女主挡刀而死的那种,要不就是喜欢男主的路人甲炮灰,连个恶毒女配都算不上,只是突出男主魅力,衬托男女主感情深的工具人。

    很明显,常清静就是那男主,苏甜甜就是那女主。

    他们站在一块儿太耀眼了,都说暗恋会让一个人低到尘埃里,宁桃看着倒影里的自己,心脏狂跳,自罪自愧的眼泪滚滚而出。

    本来就是小炮灰,现在活脱脱地把自己作成了恶毒女配。

    耳畔响起个细细的声音:“你喜欢他吗?”

    宁桃吓了一大跳,立刻又反应过来,这个声音好像是……好像是王姑娘。

    王姑娘竟然还没走?

    当着王姑娘的面,宁桃愣了一下,突然觉得,和王月瑛相比,自己思考这些并没有多大意义,倒有点儿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幼稚和矫情。

    “我、我……”宁桃叹了口气,低声说,“嗯。”

    王月瑛年纪小,对喜欢这种情绪没有多少理解,她本来就不善言辞,便不再吭声了。

    两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儿,隔了好半天,王月瑛这才吞吞吐吐地开口,“宁、宁姑娘我想请你帮个忙。”

    桃桃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了下来:“你说!不论是什么事,我一定帮你办到!”

    王月瑛顿了顿,稚嫩的嗓音有些坚决:“我想请宁姑娘告诉其他人,杀人者是我!并非旁人!”

    苏甜甜刚走到了祠堂门口,立刻就察觉出来了点儿不对劲。

    祠堂里有人,有一个女人。

    女人不着寸缕,浑身上下覆盖着鱼鳞,手和脚就像是湿湿黏黏的鱼蹼,她趴在地上,乌黑的长发如海藻般垂落,在地上铺展开来。

    祠堂里幽暗的,明明灭灭的灯光落在了她身上。

    四周安静得响起了点儿嘎吱嘎吱的,咀嚼骨肉的动静。

    虽说是个天真懵懂的狐狸,但在山野中待多了,见多了这种妖怪吃人的场景,苏甜甜立刻就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脸色苍白如雪。

    这有个恶妖!!

    还是她打不过的那种!!

    那小牛鼻子呢?常清静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