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 阆台仙踪(246)(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珉洲,天机门。

    山门口迎来送往,日夜都有人轮替值班。夜间值班向来是枯燥的,已经是子时末了,山门外的值守弟子努力睁大眼睛,试图抵挡袭来的困意。

    天机门这样的大派,深夜是不会有人贸然造访的,被打上门来的几率也不大。但巡察弟子时不时就会来检查一下守备情况,如果打瞌睡了,是要吃挂落的。

    昏昏沉沉之间,一道明亮的紫色遁光划过天际,闪电一样朝着山门冲了过来!

    值守弟子猛一激灵,大声喝问:“谁!”

    “是我。”遁光散去,女修的身影显现出来,她身边还站了个紫色道袍的男修,“问道门首座周宸元,有要事同贵派首座相商,深夜到访,还请见谅。”

    她伸出右手,掌中握着一块莹润的玉牌,上面用篆体刻了个流字。

    天机门的值守弟子也是认得周竹桢的,他吓了一跳,连忙行礼问好,才接了玉牌验过,又将玉牌双手交还:“道尊请随弟子先至天衍殿等候,首座尚在休息,要过一会儿才能给您答复。”

    旁边的另一个值守弟子赶紧往回传讯。

    “好。”周竹桢点头,由他引路,上了接引的飞舟。

    他派道尊到访不算小事,更何况还是此界修为顶峰,自家首座挚友。天机门主峰上一阵短暂的忙乱,迅速亮起了灯火,天衍殿殿门大开,檐下灯笼透出暖光。飞舟降下,值守弟子再次行礼:“道尊,前辈,请。”

    周竹桢和归真一前一后从飞舟上下来,没走几步,就看到一道淡金色遁光从天边降落下来。

    夜色朦胧,溯流披着霜色的披风,表情有些惊讶:“宸元?你不是昨天才刚刚渡过天劫,怎么……”

    大乘天劫本就声势浩大,问道门又没有刻意掩盖消息,星沉海一番折腾下来,附近的大小门派全都得知了此事。周竹桢开始渡劫后不久,天机门就收到了消息,溯流也一直关注着,知道她渡劫成功,进阶大乘后,很是松了口气。

    只是她刚刚渡过劫,此刻应当待在门派闭关巩固修为才是,怎会深夜到天机门找他?

    周竹桢跨前一步。

    下一秒,溯流听见了耳畔传来一个清晰的声音。

    “我找到灵气衰减的原因了。”

    这话自然是神识传音。溯流神色一凛,请她和归真进殿,屏退了其余弟子。

    不过一刻工夫,天衍殿殿门再次开启,溯流站在阶上,神色凝重:“来人,立刻传讯各洲大派首座,请他们即刻至天机门议事。告诉他们,此事关乎存亡,不可轻慢。”

    “等一下。”周竹桢从后拍了拍他。

    溯流:“宸元?还有别的事吗?”

    周竹桢:“让他们带钱。”

    “啊?”

    “每派至少带二十万极品灵石。”周竹桢表情略微沧桑。

    “啊,好……”

    这样一封紧急传讯发出去,各派都是一阵鸡飞狗跳兵荒马乱。折腾到第二天早上,晨曦初现的时候,该到的人总算都到得差不多了。

    周竹桢站在殿内台阶上,环顾众人一圈。别说谢君书沈灼华等人,就连卫长歌和宁真焱都是一脸茫然——她之前渡完劫就直接赶来了天机门,连问道门都没回,路上才通知他们俩一同过来;景天衍赤瞳雪尾这几只更是完全在状况之外的样子。

    周竹桢点了点,人齐了,挥手把殿门一关,金色的阵纹从她掌心延伸出去,是个隔音阵的轮廓。

    “各位。”她沉声道,“有个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

    “灵气下降的原因已经查清。”她慢慢道,“很不幸,这一过程是不可逆转的。我在星沉海秘境的赤岩墟见到了一位前辈,他自称是太衍宗第六代首座宣烨。”

    她看了溯流一眼。

    “按宣烨前辈所言,修真界灵气每十万年一涨落,上古时代灵气下降,大能者为补充此界灵气,建立空间通道,吸取他界灵气,域外天魔就是这一过程中被一同吸过来的他界族裔。”周竹桢看向众人,“但掠夺而来的灵气,迟早也有用尽的一天,灵气彻底消亡的谷底期,很快就要到了。”

    这番话并不长,但其中蕴含的信息量十分惊人,众人消化了一会儿,面色都变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谢君书眉头紧锁,看向周竹桢:“那位前辈,可还说了什么?”

    “各位应当都知道,天机九转图正是宣烨前辈所炼造。”周竹桢说,“他告诉我,可以用天机九转图测上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