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佬闪婚以后 第104章 这把输赢,就看表叔的面子(二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个结果,是凌泽析满意的。

    他扭头去看梁西。

    梁西没上前,只把那套托辞说了:“我身上没几个钱,坐庄不合适。”

    “昨晚不是才赢两千万,现在又没钱啦?”凌文麒依旧笑呵呵,没打算放过她,“我看你刚才玩得挺开心,是觉得我们年纪大,懒得应付我们这群眼花手脚不利索的老家伙?”

    黎董跟着调侃:“要真没本金,我们先借你,回头你赢了,也不用给利息,借多少还多少便是。”

    “那要不我跟梁西一起。”凌泽析从椅子上起来,把梁西拉到桌前:“输了算我的。”

    说着,他将梁西刚才赢的筹码放桌上:“这里也有两百来万,够玩两把。”

    黎董搭腔:“能玩几把,还不是顾董说了算。”

    顾怀琛已经把烟按进边上烟灰缸,这个动作被他做得张弛有度,听了黎董的话,露出一个倜傥的笑容,温和,又透着几分酬酢的客套,“今晚主随客意,黎董想怎么玩,一定奉陪。”

    因为参加周年庆,顾怀琛身上穿的,是再正式不过的西装三件套,在包间里脱下外套后,如今只剩衬衫、马甲还有西裤。

    至于那条泛蓝印银纹的领带,被搭在包间沙发扶手上,梁西进去的时候,一眼便捕捉到它的存在。

    然而,此刻在宴会厅,她却不敢多窥觑一秒。

    即便听到顾怀琛的声音,也未投去视线。

    有顾怀琛这一句‘主随客意’,黎董很快就决定玩什么。

    一副扑克牌,拿掉大小王,一个庄家,五个玩家,耍的21点。

    梁西最终还是做起庄家。

    赶鸭子上架也好,半推半就也罢。

    她站去原先荷官位置,拿起扑克开始洗牌。

    衬衫裙的袖子被撸至手肘,立领解着两枚纽扣,一根白色细皮带收住了衬衫腰围,显出松而有度的廓形,梁西扎了个中分低松马尾,给人一种‘本来无一物,偏偏惹尘埃’的脱俗感。

    灯光下,她搀切牌的手法熟练。

    52张纸牌穿梭于纤白指间,又归于一叠。

    梁西依着规矩,先给自己发好两张牌,再作低眉顺眼状,从左到右,给每位玩家两张牌。

    玩家拿到牌都得掀开,只有庄家留下一张暗牌。

    发过第三张牌,玩家也淘汰两名。

    凌文麒往桌上加了块筹码,一百万面值,带笑的看向梁西:“这局输了,可别在这里掉金豆子。”

    梁西跟前的筹码,只够玩一局。

    既然坐庄,就算她这局输脱,也不可能脱身。

    “我再去弄点筹码?”凌泽析低声道。

    梁西却拉住他,说不用。

    因为交流,彼此眉眼挨近了些。

    筹码落桌的清脆声,响起在俩人耳畔。

    梁西侧眸望去,扔筹码的是黎董,紧接着,顾怀琛也扔出一块两百万筹码。

    第三轮发牌,凌文麒爆牌,桌面上还剩三个人。

    顾怀琛与黎董在这轮都没要牌。

    眼看筹码加到五百万,黎董吸着雪茄,一边交代旁边秘书,等秘书离开,他审视着梁西,尔后笑笑,扭头与顾怀琛闲聊:“顾董,这把输赢,端看你家侄媳妇肯不肯给你这表叔面子。”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