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界,江州城,孟府。

    “阿川他最近彻底沉浸在修行中,所有事都抛到一边。”柳七月坐在竹椅上看着书,抬头看了书房一眼,书房中孟川正在在绘画中。

    柳七月很清楚,丈夫拥有诸多元神分身,如今所有分身都不愿分心,可见到了关键时刻。

    “八劫境……”

    柳七月心中复杂。

    从心底来讲,她甚至希望丈夫长久停留在‘半步八劫境’,等接近寿命大限时,再去渡劫。

    然而修行路本就是勇猛精进,失去了勇猛精进之心,心灵意志更无望承载时空演化了。

    孟川也无法控制自身修行进度,元神世界演化时空,就代表他只剩下一百年时间。

    “按照阿川所说,离渡劫只有百年时间,他截止如今已经过去八十年了,所剩时间越来越少。”柳七月知道,丈夫能够成为元神八劫境生命体,去渡劫,是整个时空长河修行界的盛事。也是整个沧元界命运蜕变的契机,一旦孟川成功,沧元界将一跃成为高等生命世界。

    甚至沧元界大量生灵都将受益,便是她,即便到了寿命大限,也可超脱轮回成为沧元界神灵,与天同寿。

    对家乡世界,对族群,都是蜕变的契机。

    可是……

    对孟川,却是生死大劫!

    “从年少时起,你就是这样,勇猛精进,不顾自身性命,曾日日都去追杀妖王,一己之力杀百万妖王。也闯荡域外实力突破,最终赢得妖族入侵战争。成劫境后也从未停下脚步……”柳七月曾劝过丈夫,战争获胜了,可以停一停,缓一缓,看一看这世间风景。世间的美好,不仅仅只是修行。

    丈夫嘴上应着,可依旧修炼成匪夷所思的八劫境生命体。

    听儿子孟安说,都有七劫境大能去拜访过孟安夫妇俩了,可见如今丈夫在时空长河中的地位。

    “成了!”书房中传来喜悦声音。

    柳七月听了连放下手中书籍,走了过去,便看到孟川美滋滋看着眼前展开部分的画卷。

    “成功了?”柳七月走过去,看着画卷问道。

    长画卷仅仅展开部分,是画的最后一部分。

    最后一部分,是一截黑色龙爪,龙爪上鳞片都让柳七月心颤,仅仅看到,仿佛看到宇宙都在破碎湮灭,她脸色都不由一白。

    孟川立即合上画卷,握住妻子的手,元神之力立即抚平了妻子孟川元神的震颤。

    “画作气息完全收敛,不外泄分毫。凡俗看了都没事,但越是境界高者……观看画卷领悟越多,受到冲击越大。”孟川说道,“你若是要看,如今勉强可以看第一幅。”

    柳七月微微点头。

    孟川慨叹道:“画道,可容宇宙时空。这次我以十九幅画,彻底绘画出我这些年的积累和领悟。”

    必须得感谢龙祖。

    龙祖提议建立的书山,九十六份永恒传承以及众宇宙的海量典籍,大大开拓了孟川的眼界,他甚至觉得自己画道方面,已经超出了‘六笔符印’秘法的范畴,延伸到更强层次。

    其实,六笔符印,只是永恒存在收弟子的门槛而已,远远没到‘画道’的极限。

    六笔符印,是个门槛,代表的是修行方向。

    孟川截止到今日,在这方向中才感觉超出‘六笔符印’的界限,摸索向更深远层次。

    “完善所学,是不是渡劫把握更大了?”柳七月问道。

    “我都不知道渡劫会遇到什么。”孟川看着妻子,明白妻子的担心,笑道,“不过我猜,应该是把握更大了。”

    他并非撒谎。

    这次创出的画十九幅,代表如今所学最高成就。

    但他真正高兴的是画道方面的提升,画道,是他观看世界,修行的思想核心。

    剑道修行着,万事万物在剑道修行者眼中都可化作剑法!

    画道修行者,万事万物可都化作‘画作’,在孟川眼中,这就是最根本的智慧!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境地,他都有信心以画道去参悟,如果哪一天他能参破所有一切,那便是‘无惑’,是’全知’,那时候便是永恒了吧。

    ……

    乾源山,暗红空间。

    孟川再次来到了那座关押混沌领主‘智者’的空间牢狱前,看着牢狱内时间停滞下一动不动的百首怪物,孟川忖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你动手,如果依旧失败,只能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