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梦界,通天树连接着天与地,一片普通叶子便有数十里大,通天树的树冠更是足有十余万里范围,有连绵的建筑群,是整个天梦界‘神庭’所在。

    天梦界神庭,一座隐秘殿厅内。

    一位白发老者盘膝而坐,身旁则是恭候着一名老妇人,老妇人默默守候。

    白发老者的力量涌入暗藏殿厅内的一座古老阵法,透过阵法,无形波动遥遥传递向整个时空长河。

    “世界入我梦中来。”白发老者的意识进入了一座梦境世界。

    梦境世界,映照整个时空长河。

    白发老者观看着一处处地方,除了永恒楼、黑魔殿、龙族祖地、高等生命世界等少数‘八劫境大能’布阵笼罩的地方外,其他地方尽皆能窥伺。即便是白鸟馆等地,同样难以阻拦。

    “东宁城主、白鸟馆主。”白发老者自然也窥探了一番当代时空长河最强的两位存在,在虚幻的梦境世界,其他生灵都察觉不到他的窥伺,倒是孟川、白鸟馆主都有所觉察,却难以知晓‘窥探’来自何处。

    “两个半步八劫境,如何挡得住始祖的手段。”白发老者暗道。

    自家始祖,乃八劫境大能,擅长梦境,极为擅长窥探。

    一梦,梦尽时空长河处处,防不胜防。

    他乃是七劫境‘神灵’,借助始祖所留阵法,方才以梦境映照整个时空长河。

    “呼。”

    停止了阵法运转,白发老者睁开了眼睛。

    “陛下。”老妇人这才开口。

    “我以始祖阵法,观时空长河处处,和三百年前相比,并无什么变化。”白发老者道,“当代最强的白鸟馆主、东宁城主,依旧只是半步八劫境。”

    虽然高等生命世界和外界联系少,可他们却经常观察着外界的变化。

    老妇人微微点头,她并非神灵,而是天梦界当代最强者,一位六劫境大能。修行到这般境界,等死后……下次始祖苏醒,也会赐予一尊神位,从此她便与天同寿。

    白发老者,则是七劫境神灵,是天梦界历史上除了始祖外最强的一位,有七劫境实力,才能更好地施展始祖所留诸多阵法。八劫境大能反而得跨过一个个‘时间段’,好让自己保持足够年轻。这些神灵们却一直存活着,漫长岁月,即便靠沉睡、转世投胎等法子,他们的意识依旧被扭曲。

    岁月太久,他们也会变得不一样,逐渐被’神位‘同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没有足够的心灵意志,即便有漫长生命,也无法维持自我。

    “对了,看那位东宁城主身上的时间痕迹。”白发老者笑道,“能模糊判断,已经修行三万三千余年。和上次对比……东宁城主定有元神分身,是在时间流速三十三倍的地方。”

    “他可是半步八劫境,维持他的时间流速三十三倍?能量消耗得何等恐怖?”老妇人吃惊,“我都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地方。”

    “所以他应该是有特殊的机缘,可能是去了宇宙之外。”白发老者道。

    去宇宙之外,也很正常。

    白鸟馆主、万星天帝、魔眼会主都曾有过类似机缘,得到八劫境另眼相看,愿意带出去,自然就可以去宇宙之外闯荡一番了。

    “陛下,你打算什么时候沉睡?”老妇人询问。

    “如今这时代,有两位半步八劫境还活着,我暂时不沉睡,等他们俩老死,我再沉睡。”白发老者说道。

    “按照三十三倍时间流速,五千年后,就是东宁城主寿命大限,就能看到他的修行结局了。”老妇人笑道。

    “成不了的。”

    白发老者摇头,“始祖说过,成八劫境,无比之艰难。元神八劫境……可比肉身八劫境还要难。”

    老妇人微微点头,随即道:“对了陛下,我那位徒弟‘蒙虎’,说起来和东宁城主曾是好友,一起闯过魔山。”

    “他的百世梦境经历的如何?”白发老者追问道,蒙虎作为天梦界当代的一位五劫境,同样受,毕竟高等生命世界,一个时代出一个六劫境就很不错了,很多时候都没六劫境。

    “经历了大半,还未曾沉沦。”老妇人忧心道,“可百世梦境越往后越加深入,也越加危险。”

    “若是度过,他便因祸得福,此生也能成六劫境。”白发老者道,“若是失败,便是心性不够。”

    ……

    域外虚空,白鸟馆,藏书楼。

    孟川正在阅读藏书。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