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川盘膝坐在混洞深处,借助秘宝‘雷域印’仔细感应着四周,周围黑漆漆一片,鹏皇早已消失无踪。

    “鹏皇就躲在远处,未曾离开。”孟川微微皱眉,他曾试过逃跑,可逃到混洞外围时,鹏皇陡然出现截杀,孟川险之又险才又逃进混洞深处。

    “借助因果,它能够随时锁定我的位置。”孟川暗道,“一旦我逃跑,它完全能感知,一旦落入它布置的阵法陷阱,那就完了,这具真身死了就罢了,连宝物都要落到它手里。”

    “也罢。”

    “除非实力提升,能正面和它一斗,否则还是躲在混洞深处吧。”

    双方生命层次差距大,对方能透过因果轻易锁定他,他却感应不到鹏皇,耐心躲着是最佳方法。

    此刻,混洞金盘之外的虚空中,鹏皇就在这躲藏着,周围布置了阵法。

    阵法中隔绝外界的窥伺,鹏皇此刻正经历着第三次肉身之劫。

    一道道血色雾气从虚无中来,不断渗透进鹏皇体内,鹏皇又变成了金翅大鹏鸟模样,血雾包裹着这一头金翅大鹏鸟,渗透每一根羽毛,也改变着鹏皇的肉身。

    “嗬~~~”鹏皇眼眸中泛着血光,呼吸都变得低沉。

    它的金色双翅渐渐变了,变成了血色翅膀。

    嗤嗤嗤~~~

    背部位置,又有第二对翅膀缓慢冒出、生长、尽情展开。随后又是第三对翅膀的缓慢生长,而鹏皇双眸中的血色也越加浓郁。

    “驱逐!”鹏皇咬牙发出低吼。

    它的身体绽放着金光,金光艰难从血色中绽放出来,撕裂开血色。

    血色翅膀逐渐粉碎,体表表面血色也逐渐粉碎。可血色翅膀粉碎的同时又继续生长。

    粉碎、生长、粉碎、生长……

    如此挣扎了足足七个时辰,血色渐渐退去,金光才占据上风。

    终于,金光彻底笼罩全身,恢复成金翅大鹏鸟的模样。

    “成功了。”鹏皇仿佛去了大半条命,疲惫不堪,眼眸中有着后怕,“没想到这第三劫,我都差点失败。若是要恐怖得多的第四劫呢?”

    劫境渡劫。

    第一劫第二劫还算容易,只要积累足够深厚,一般都能熬过去。

    可从第三劫开始,每一劫都是质变!而且越往后提升幅度越夸张,难度也越夸张!

    “除非实力大进,有十足把握,否则绝对不能渡劫。”鹏皇真的怕了,刚才七个时辰对它而言比‘七千年’还难熬,每一刹那都是生死间的挣扎,足足挣扎了七个多时辰,终于挣扎了出来。

    外界修行者,只看到劫境大能们强大,却不知每一次‘天劫’是何等折磨。

    像沧元界。

    因为历史短暂,除了沧元祖师,仅仅诞生过三位元神劫境,都没有达到‘四劫境’。很多时候,一座河系的最强劫境大能,也就是四劫境层次。

    所以黑龙老祖在临近大限,想要找一位适合的五劫境托付‘天峰河系’都找不到。对五劫境大能而言……一座河系已经没多大吸引力了,黑魔殿的五劫境大能们的兴趣也只是‘收割’,收割完后又会寻找其他河系目标了。

    鹏皇在生死间艰难熬过第三次肉身之劫,孟川却依旧不知,他依旧在混洞深处。

    时间流逝,孟川被鹏皇困在‘混洞深处’已经三年多,真实修行时间就更久了。

    在沧元界、妖族世界之间的世界间隙中。

    宛如深青色寒冰雕刻而成的‘安海王’正站在世界间隙原先的天地边缘,他郑重看着前方。

    “世界膜壁合拢了。”

    安海王看着前方。

    前方的世界膜壁和不同方向的世界膜壁,在彻底汇合,如今已经到了最后一刻。

    伴随着不同方向的世界膜壁彻底合拢,和外界‘域外’彻底隔绝,整个世界间隙便已经无比完整了。世界间隙,再也找不到‘世界诞生’的场景。

    “世界间隙,彻底形成。”

    “圆满无缺。”

    “按照师尊他们所说,一旦世界间隙彻底形成,代表沧元界和妖族世界到了联系最紧密,也是距离最近的时候。”安海王郑重万分,“也是最危险的时候,必须立即禀报元初山。”

    ……

    元初山,洞天阁。

    孟川、秦五、洛棠、孟安正聚在一起。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