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绝没想到,满怀期待的一赌,居然会出来春宫图,而且还是特别霸道,强悍那种画风,要不是有苏若雅在一旁虎视眈眈,林绝当下都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细品起来。

    “这个嘿嘿,我事先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纯属失误。”

    林绝尴尬地解释,不过手指抚摸过画纸边角上的印章时,却是咦了一声。

    细看之下,林绝大喜道:“老婆,先别生气,你看,这幅画可是宋代宫廷御品啊,我们赚大了。”

    苏若雅一看还真是,都有些佩服林绝的运气了,这幅画不管内容如何,光是宫廷御品这层光环,就能让收藏家们疯狂,当属珍品。

    林绝突然坏笑道:“老婆,你说这古代的达官贵人们就是有品位,这幅画要是挂在卧室,格调别提多高啦。”

    “格调你个头”

    苏若雅娇颜绯红如血,但也知道林绝说得没错,这春宫图,还真就是那些富家翁,达官贵人经常赏玩的。

    林绝憧憬似的眨巴着嘴,“呼!真羡慕古代那些人啊。”

    闻言,苏若雅差点就把车开到河里去,这极品老公真的没救了。

    回到集团总部,赖九指爱不释手抱着林绝那副春宫图,狠不得把眼睛都埋进画里去。

    林绝没想到这老头一把年纪了,还好这口,笑道:“赖老原来也是性情中人啊,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赖九指闻言扶了扶老花镜,鄙夷地朝林绝哼道:“林先生心里有鬼,看什么都是鬼。老朽可没带一点花花心思,而是纯粹的欣赏。”

    “欣赏?”

    林绝被逗笑了,大家都是男人,虽然您老德高望重,但也不能这么装高尚吧?

    赖九指放下手中用来鉴赏的放大镜,长出一口气道:“果然是失传许久的宋代‘群芳争艳图’”

    “只有懂行的人,才知道这幅画的珍贵,如果放在拍卖会上,应该能拍出天价。”

    赖九指看着林绝道。

    “拍卖会?”林绝来了兴趣,问道:“那赖老你安排一下,我们把它拍卖出去吧,狠狠赚一笔。”

    赖九指摇头道:“用钱来衡量这种宝贵的艺术品就俗了,在喜欢它的人眼里,它是无价的。”

    林绝大义凛然道:“不俗不俗,金钱是雨,滋润我们的心扉,金钱是油,滋长我们的躯体,金钱可以办到很多事,如果不行,那就是钱太少。”

    林绝一番奇葩的理论,令赖九指呆若木鸡,好半响才挤出一句话,“俗,俗不可耐。”

    林绝哈哈大笑,丝毫不以为耻。

    赖九指哼道:“后天就有一场盛大的古玩拍卖会,到时候我就把这幅画安排上。”

    “雅雅宝贝,是不是想我了。”

    林绝接通电话笑道。

    赵雅在那头羞脑道:“你别乱说,要是苏总知道了,你脸皮厚不怕,我就惨了。”

    林绝嘿嘿直笑,“那你打电话给我,不是想我,是干嘛?”

    赵雅道:“集团总部的古博大师在我这里喝酒呢,还带了一群人,说要弄死你。林绝,你怎么会得罪这尊大神?”

    林绝冷笑,挂掉电话后,驱车来到金色之夜。

    包间中,古博喝得面红耳赤,半边脸还是青肿的,一只手打着石膏,看上去颇为凄惨。

    古博舌头打颤道:“赵经理,我可是总部的人,在你这里消费是免费的吧。”

    赵雅心头讨厌,面上却是陪着笑,古博可是鉴定师,即使在整个东海市,都是有名气的。

    这时,包间的门推开,林绝走了进来。

    古博一见林绝,就跳了起来,睚眦欲裂道:“林绝,你特么不是人,居然买通昌隆古董行,对我下手,我要在古玩界投诉你,让你混不下去。”

    林绝皱眉道:“古博,好歹你也是有点地位的一个鉴定师,说出这种话不觉得可笑吗?再说,人家昌隆我可买不动,是你自己找死。”

    看着古博这幅凄惨样,林绝当然是大爽了,没想到昌隆的人这么下得去手,直接把古博给打成猪头。

    “小子,你别得意,离开苏氏老子照样牛逼,如今老子已经投靠王天龙,王老了。”

    看林绝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轻松样,古博就怒不可遏,吼道:“王老可是黑白通吃的大佬,已经给我派了保镖,今日我定要你好看。”

    林绝打着哈欠,不屑道:“一个只会买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