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看来人家还是不给我们两人这个面子啊。”

    冰山山脚下,袁鲲望着前方的薛惊涛,面色有些不太好看,然后对着身旁的周元道。

    那薛惊涛闻言,则是微微一笑,道“袁鲲师兄说的哪里话,九宫姑娘可并没有不给你面子的意思,只是她先来一步,占了先机而已。”

    他的目光,稍稍的扫了周元一眼,慢悠悠的道“只是九宫姑娘说了,她这子午金光结界,也不是袁鲲师兄随随便便找个人来就能够破得了的。”

    周元的视线从冰山上闪烁的金光转向了薛惊涛,他如何感觉不到对方言语间对他蕴含的那种恶意,淡淡的道“你是紫霄域的人?”

    薛惊涛微笑道“在下紫霄域,薛惊涛,周元总阁主有何指教?”

    “你们在这里面掺和做什么?”

    薛惊涛道“这座金光结界,所需人数不少,如果没有我们这支队伍,九宫姑娘想必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九宫姑娘诚意相邀,我等便打算相助一次。”

    他言语间略有得意,仿佛这座金光结界也是他们的杰作一般。

    周元言语平淡,道“看在苏幼微的面子上,奉劝你早些离去,莫要胡乱掺和,这种争斗,你们还不够资格参加,不要到时候损失惨重,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薛惊涛听到此话,面色却是变得有些难看,他阴沉沉的盯着周元,旋即冷笑道“周元总阁主,就算你们破不了这子午金光结界,也没必要玩这种不上台面的手段吧?”

    “你这是想要劝离我们,然后让这金光结界不攻自破吗?”他有些轻蔑的道。

    “别玩这些,既然九宫姑娘信得过我们,我们自然会坚定的站在她这边。”

    “你若是真有本事,就先闯过这金光结界再说,若是闯不过,趁早滚蛋,免得浪费时间!”

    慷慨激昂的声音落下,薛惊涛再不停留,直接是转身而去。

    周元目视他离开,眼神平淡,毫无波澜。

    先前他会开口,那只是看在苏幼微的份上,因为在先前他观测这座金光结界的时候,发现这紫霄域的人马所掌控的节点,皆是那种格外危险,一旦遇见外力,就会成为靶子的。

    显然,这是九宫故意所为。

    毕竟她与薛惊涛的合作并不平等,她九宫是主力队伍,如果是苏幼微在这里,那她必然不会耍这些心眼,可一个薛惊涛,显然还没那等资格。

    不过这薛惊涛却没明白这些,偏偏还自视甚高,以为多重要

    既然如此,那也就不怪他了。

    “这小娘们,还真是不识趣。”

    一旁的袁鲲气愤的道“周兄,既然软的不行,那就直接来硬的话,我们两支队伍强冲,我就不信破不了她这结界!”

    周元连忙将他拦住,道“咱们两支队伍硬上的话,虽然不见得破不了,但必然会付出不小的代价,没必要一来就这么莽!”

    袁鲲皱皱眉头,道“那怎么搞?”

    周元有点无奈,指了指那笼罩冰山的金光,道“这金光结界,也是有迹可循,只要一点点剥析,将其理清,自然能够抽丝剥茧,令其自溃。”

    “袁鲲兄,你看能看见那金光之内流动的无数源纹?”

    袁鲲听到此话,瞪着小眼睛看了半天,看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才尴尬的道“周元兄啊,我对这源纹一道,可谓是一窍不通,看不懂啊。”

    在他看来,那就是一团金光,虽然其中的源气波动有些奇特,但想要让他看出源纹,源痕的轨迹,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元嘴角微微的抽了抽,感情半天的话是在对牛弹琴。

    怪不得这袁鲲之前对金光结界毫无办法,原来他自身的源纹造诣如此之差。

    袁鲲瞧得周元面色,更为尴尬,悻悻的道“既然周兄懂得源纹造诣的话,那就先由你来探测探测,我随时配合,不过我也得提醒你,玄机域擅长源气与源纹的结合,手段相当独特,而九宫更是其中的翘楚,她布置的金光结界,并非是简单的源纹结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