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买够全文70%,才可以看更新,不要看盗文噢噢噢噢~~~海棠忧心地皱眉,“姑娘又不肯看大夫,白日都恍惚了好几次了。”

    “若是大爷在就好了,姑娘这般我们连个告状的人都找不到。”

    自从侯夫人去了之后,侯爷对姑娘越来越娇惯,能制住她们姑娘的也就只有侯府大少爷,她们姑娘的亲大哥。

    “幸好大爷快回来了。”

    青葵庆幸地道,等到大爷凯旋,她们姑娘能有大爷看着,才叫人放心。

    正说着,屋内的琉璃串珠叮叮咚咚,两人话顿了顿,青葵小心地推开了门,就见她们姑娘手里捧着杯子,坐在床榻上发呆。

    看来醒来有片刻了。

    “姑娘怎么起来也不出个声,可是又赤脚取水喝了?”

    青葵扫了眼塌下摆得整整齐齐的鞋子,忍不住继续念叨,“虽然已经五月间了,但姑娘的脚又不是石头做的,不穿鞋『乱』走,着凉了怎么办,而且这水虽然卯时才换过,但还是有点凉了,大清早空着腹,喝坏了肚子……”

    “青葵你怎么跟个老嬷嬷似的。”

    阮沁阳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原本正呆着呢,被青葵那么一通念叨,人倒是清醒了。

    水杯搁在床边的梨花小几,阮沁阳拢了拢头发,一『摸』她的发带又不见滑到了什么地方。

    在古代最麻烦的就是她这一头长发,盘着髻她觉得梗脑袋,睡不着觉,但放着不管她睡姿再好,也能弄得一团糟。

    想了个拿发带束着的办法,基本每天早上又找不到发带去了哪。

    青葵翻开了锦衾,在角落找到了那根雪里金遍地锦的发带。

    “姑娘你这是头发养的太好,滑得存不住物,才发带用一根找不到一根。”

    青葵边说,手在阮沁阳的头发上抓了下,拿着发带转了个花样编了上去。

    “不过这根可不能弄丢了,是大爷送的,要是找不到了,姑娘到时候见了大爷,又要想法子撒娇,不叫大爷生气。”

    青葵说着,大概是想起了自家姑娘无赖撒娇的样子,嘴边忍不住噙了笑。

    阮沁阳原本懒洋洋地半趴着,听到青葵提起阮晋崤下意识一愣。

    这一愣,梦里的细节涌入脑海,阮沁阳头就开始疼了起来。

    这到底叫什么事啊!

    “姑娘!”

    转个头取衣服的功夫,青葵回头就见阮沁阳下了床,而且又没踩鞋,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

    “凉一点好,好叫我清醒清醒。”

    过了谷雨地上的狸子『毛』地毯就撤下了,如今地上就铺了层棉纱的短绒毯子,阮沁阳báinèn的脚踩上去,没一会连玉润的脚趾都泛起了淡淡粉。

    那颜『色』瞧着比地毯上的凤仙粉还要讨喜。

    看着越好看,就叫人越舍不得冻着。

    青葵不急着指挥小丫头找衣服,快步捡了鞋叫阮沁阳换上。

    “等到大爷回来,奴婢定要跟大爷告姑娘的状。”

    这短短的一会功夫,青葵就提了两次阮晋崤,阮沁阳按了按太阳『穴』:“就不能别提他。”

    她脑子里还残留着梦境里面的恐惧,说话的语气自然也带出来了些。

    姑娘清越悦耳的嗓音里面的不喜明明白白,青葵呆了下,她们姑娘不是跟大爷的关系最好了,这又是那儿不舒坦了。

    “姑娘可是着梦魇住了,之前不是还天天问大爷多久能回。”

    说起来,这几日姑娘都不怎么喜欢她们提大爷,而今天这次情绪格外的明显。

    阮沁阳摇了摇头,不想多说。

    她如果说她因为几个梦,打算跟她从小感情好的大哥拉开距离,别说这些丫鬟,估计她爹都要怀疑地去找道士给她驱魔。

    想到这些,阮沁阳的脚指头纠成一团,忍不住重复了一遍,这叫怎么一回事!

    /

    噩梦她是从四日前开始做的。

    第一次梦见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哥不是她的大哥,还会在痛失所爱的情况下,报复镇江侯府,让阮家家破人亡……虽然梦境真实,她也只是吓了一会,就抛开没放在心上。

    到了第二回,梦境更真实具体,她梦到了她回到现代,打开了一本书,从头到尾读完。

    而读完的这个故事就是以她大哥阮晋崤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