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走出那个豪华的地下宫殿,已经是第三天的正午。书友整~理提~供也就是说他们在下面整整待了一天两宿。

    一天两宿的时间,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十分的短暂,但是在吴挂

    平看来却是度日如年。

    走出假山的第一刻,吴挂平先就仰望着天空。深深地吸了一

    口气。她平生次感觉到这艳阳高照是如此的美好。

    一切终于都结束了,如果换在两天前吴挂平绝对不敢相信事情居然如此轻松的就解决了。可事实胜于雅辩。

    她母亲的问题。威廉的问题。最主要的是她自己的问题。都这

    么轻易的解决了,虽然偶有遗憾,比如威廉。政养并没有完全的放

    过它。而是交给了约瑟夫带着它一起离开了这里。并没有如她母亲

    所请求的那样放过它。更不要提替他还魂了。但是这种遗憾并不让

    人觉得怅然。只会让人觉得政养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并不是一个是

    非曲直不分的人。也不是完全凭借自己的喜好来办事。所以这种遗憾也只是在她心中一闪而道。剂下的只有感激了。

    老实说,就算是所有的问题都已经烟消云散,她依然还是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这一切来的这么的让人措手不及。让她连一个整理自己思绪的

    时间都没有,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去感受过程,就结束了。

    偷偷的膘了一眼政养。现他脸上始终都带着一副懒洋洋的无

    所谓的笑容,仿佛之前的危险经历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经历罢了。但是在她吴挂平心中却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她想,如果还有下辈子,恐怕她都不会忘记这令人刻骨铭心的

    经历。”你。o”吴挂平犹豫了少许。最终还走决定问出自洞书吧细甩日饱随姗不一样的体骑

    “也就是说并不是有绝对的把握?”吴桂平注意到政养刚才的措辞用了一个“应该”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吧?”政养硬着头皮的否认,老实说连他本人都没有太绝对的把握。

    吴桂平仔细的看了政养一眼,突然笑了笑:“我听吴苗说起过

    ,你曾经答应过她,说你会追求我的?”

    政养猛然干咳了一声,大是尴尬的避开了她的视线小声解释道

    :“对不起。那个。那是我被吴苗这个小丫头的没有

    办法了。而且当时我也没有答应她。所以你干万不要在意”。“没有关系。”吴挂平脸色一黯。“其实我个人倒是很期待能

    有个男人追求我,你也知道,三十年来我还从来没有享受过男女之

    间的那种情感。我甚至都没有敢奢求过这种感觉

    “没有关系。”政养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对这个女人产生的一种莫名的怜悯,“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去放心的享受这种感觉。”

    “是的。”吴挂平目不转睛的看着政养,“一年前的时候我还在极力的控制自己这种感觉,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加的重要,我拼命的压抑自己。可是现在我突然想通了

    政养笑了笑。那是因为你的一切都改变了。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吴挂平笑了笑,“如果没有能让我心动的男人出现,就算是我没有问题。我也不会如此。问题是能让我心动的男人出现了

    “那我要恭喜你了。”政养大是好奇的“哦”了一声,打心底

    的也是为这个女人高兴,不管怎么说她能走到今天也很不容易了。

    “其实我突然现我可能在一年前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的对他动心了。”吴挂平显得若有所思,“但是当时的我因为以前从未经历

    过这种懵懂的感觉。所以并不确定这种感觉的真实可靠性。当然也

    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我身体的原因

    政养大为感慨的点了点头。这个女人虽然饱经世事,但是从另

    外一方面来说。在情感方面她却单纯的像一张白纸。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

    “当我最终明白这种感觉之后,我却现这个男人对我并不感兴趣。而且他的身边也不乏漂亮善良的女人。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吴桂平幽幽一叹,言语之中的不甘之色溢于言表。

    政养大是无语,这种事情他实在是无法给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