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皇上那日突然昏迷了之后,萧婉便留了个心眼。

    不过后来瞧着皇上的身子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当即太医也只言皇上怕是进来劳烦国事,这才劳累昏迷。

    随时如此,不过萧婉还是派人带了口信去了萧家,只道许道长如今掌管道观事宜,宋家的那些个丹师虽然比不得许道长,给皇上炼制丹药的事情,可交些给那些个道长。

    许道长虽然不解,不过他大抵也知道那些个所谓的丹药虽然说是有各种功效,不过那些个服用丹药之人,却都不得长寿,因此许道长倒也爽快,在皇上的面前稍稍提携了先前宋家举荐却被皇上冷落的丹师。

    元鼎二十八年,皇上再次昏迷数日,太医发现皇上实乃中了毒药,当即便大肆调查,在宋家举荐的丹师呈上来的丹药里头,发现了含有少量的慢性毒药,与皇上所中之毒一模一样。如此显而易见的证据,那些丹师便当场被人压入天牢。

    所幸皇上中毒不深,因此一日后便醒了,许道长特地进宫请罪,虽然没听得许道长是如何请罪,不过闻言许道长出宫之后,皇上就命人将那些丹师斩首。

    “砰”,皇贵妃的脸色如今难看得紧,那些个犯事的丹师可都是她们宋家当初给举荐的,好巧不巧的居然被太医在里头发现了毒药,若是皇上迁怒与宋家。当即,皇贵妃猛的将拳头锤在了桌上,震得桌上的那些个茶盏都不由的一颤。

    “娘娘。”环儿有些焦急的唤道,只是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是萧婉那个贱人干的,一定是她,本宫绝对不会放过她。”

    环儿瞧着皇贵妃赤红的眼,着急道:“娘娘,如今最怕的就是皇上怀疑这事儿和娘娘有关。”

    话音未落,就听得皇贵妃咬牙切齿的从嘴里一句话道:“去乾龙宫。”

    蒋海面露难色的望了一眼站在自己跟前的皇贵妃道:“皇贵妃娘娘,皇上正休息,谁也不见,还请皇贵妃娘娘回去吧。”

    在来之前,皇贵妃就知道皇上召了清嫔过来,当即听到蒋海这么说,怎么会甘心,不过如今这形势,她也不能冲进去,平白的让皇上再生了厌。

    “娘娘,怎么怎么办?”瞧着蒋海那绝不放行的仗势,环儿不由的低声问道。

    皇贵妃满眼复杂的望着那紧闭的宫门,出乎诸人意料,再后宫中叱咤风云的皇贵妃居然跪在了殿门口。

    蒋海瞧着这样子,自知是无法再劝,便躬身退了回去,皇贵妃瞧着那紧闭的宫门,声声泪泣。

    在里头伺候的清嫔自然也听到了外头皇贵妃的声音,不过皇上不开口,她也不好说什么。

    虽然皇上心中也有疑虑,不过皇贵妃到底陪伴了皇上这么多年,听得宫人的禀报,宫门口又时不时的传来皇贵妃那略带嘶哑的声音,皇上终究是有些心软道:“扶朕出去看看。”

    清嫔敛下心里的情绪,恭谨的扶着皇上出了乾龙宫。

    听得大门开了,皇贵妃欣喜的抬起头来,此时她哪有半分高高在上,雍容华贵的皇贵妃的样子。

    “皇上,嫔妾以为皇上再也不愿见到嫔妾了。”皇贵妃叫得深深泣泪,清嫔虽然暗含得意,不过却不敢将情绪外显,而是略微低着头。

    “你回去吧。”

    见皇上直接让自己回去,皇贵妃急忙往前跪走几步,恳切的拉着封睿的衣袍道:“皇上,嫔妾真的不知道那些丹师会毒害皇上呀。”

    瞧着这哀求的模样,清嫔害怕皇上一时心忍,就这么将事情揭过去,当即包含担忧道:“皇上,您的身子……”

    眼瞧着皇上已经心软,清嫔这么一说,倒是让皇上突然回了神,皇贵妃怎么甘心就这么功亏一篑,当即便是暗含怨恨的瞪了过去,只是清嫔这时候一副好似自己说错了话的表情,早已经低下头去。

    被清嫔这么一打岔,刚刚皇贵妃那跪求的效果倒是减少了不少,没了那丝动容,皇上神色也恢复了不少,不过却还是碍着皇贵妃这么多年,命人将她带回去了。

    清嫔怎么会不知道刚刚自己擅自出言,怕是惹怒了皇上生气,因此等皇贵妃离开后,清嫔便跪了下来。

    瞧着她这样,皇上也不忍再言。不过皇上心情不好,便让清嫔回去了。

    皇贵妃的事情不过是让皇上有个怀疑罢了,因此萧婉并不认为皇上会正真处罚皇贵妃或是宋家。

    果然不出所料,自皇上处死那些个丹师之后,虽然对宋家和皇贵妃有所芥蒂,但都不是什么大动作。

    这日清嫔陪着萧婉说话,就瞧着一个俊拔的身影走了进来道:“母妃,清嫔娘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