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连载于jj文学城,请支持正版哦!在楚家,虽然没有明确指出,可却实实在在的将人划为了三等。。lbsp  就如同此时,有些掉漆的餐桌上摆了三个瓷碗。

    两碗粥,一碗小咸菜。

    易红夫妇相对而坐,边喝粥边数落着女儿的不是,易夏走上前去,两人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搭话,也没有给她添碗筷的想法。

    脑中浮出曾经的记忆片段,易夏没有如原主一般回避,而是从侧旁拉出个椅子将书包放好,在厨房绕了一圈后,面上带着疑惑的回到了两人跟前。

    “小姨,厨房没有饭了吗?”

    易红的筷子一顿,抬头看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还吃早饭了?”说罢将萝卜条放进嘴里,红亮的辣油滴在嘴角,也不忘舔舐干净。

    见她这样,易夏心中泛起冷意。

    记忆告诉他,原主不是不吃早饭,而是根本没有饭吃,那时初到楚家,两夫妻的做派便是如此,饭桌上除了帮小儿子准备的鸡蛋牛奶外,就是他们自己简陋凑活的一餐,没有楚欣颖的份,也似乎忘了她的那份。

    眉头悄悄皱起,易夏瞥了一眼吃的正香的两人,忽然伸出一只手抵向自己的腹部,在蹲下的途中,面上适时的挂上了痛苦的神色。

    两夫妻虽然选择性将她忽视,可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身边,眼角的余光总是时有扫到,看到她没有预兆的动作,一时有些愕然。

    反应过来后,楚天河的脸色有些难看,“易夏你怎么了?”

    回答他的只有连续不断地哼叫声,心里咯噔一下,两夫妻这时才慌了神。

    易红的饭也吃不下去了,虽说她并不待见这个外甥女,可是收了易玲的钱,答应帮她照顾孩子,万一她闺女在自己这里出了事,以那二愣子的性格,到时候铁定跟自己拼命。

    着急的从座椅上离开,易红飞速的跑至易夏身边,想到这丫头曾经木讷的样子,料定她是真的哪里不舒服,一时之间竟有些手足无措,想了想,忽然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币递到她的面前,“夏夏你不是饿了,拿着这钱去买点吃的。”

    紫色的,五块钱,易夏认得。

    眼眸低垂,易夏一言不发的继续哼着,身边的两人都将紧密的视线放在她的身上,盯了许久,易红忽然跺了跺脚,再次伸手摸向口袋。

    “小区门口的诊所看病不错,你要是难受去那瞧瞧,我跟你姨夫今天有事要办,现在就得出门了。”似乎是害怕被缠上,给完钱后,迅速的拉上楚天河离开。

    又蹲了半会,直到听见两人锁门的声音,易夏才缓缓将头抬起,眼睛向手上的绿色纸钞扫去,眸中出现的尽是讽刺。

    ——

    不过四月初,s市的天气已显露出燥热。

    沉浸一上午习题,易夏的脑子有些发懵,直到上午最后一道铃声响起之时,才像是忽然活络了过来。

    曾经的老庄之道她能倒背如流,可现在面对着那奇形怪状的蝌蚪文却如临大敌,即使是有原主的记忆做辅助,可在临堂测验时仍没拿到什么好成绩。

    揉了揉有些发蒙的脑袋,易夏本想快速奔往食堂填饱肚子,却在教室门前被英语老师给叫住,一番批评教育,赶到食堂时只剩下些残羹剩饭。

    校门口解决了一餐,饱腹的实感让易夏真切意识到了自己与这具身体的重合,也让她心中仅存的侥幸全部散去,喝了一大口牛肉汤,她环顾一边四周,虽然并未察觉有灵体出现,却仍是闭眼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超度经文。

    “小姑娘,这里有人吗?”

    经文正好念完,听到这话,易夏睁眼看向来人,见是一道带着头盔的明黄色身影,她摇了摇头道:“没人,你坐吧。”

    话音一落,面前之人连忙将头盔摘掉,面向侧边的空调吹了半天,直到暑意逐渐下降,才转头看向这个和自己拼桌的小姑娘。

    白净,文气,和他家闺女气质有的一拼。

    这么想着,韩旭阳的心却又揪了起来。

    这个女孩身体健康,自家孩子却得了怪病,唉!

    这单外卖的准备时间有些长,韩旭阳等了又等,也没见店家过来喊号,脑中正胡乱想着,忽然听见耳边传出一阵乐响,抬手看了看表,他有些惊诧的望向对面的小姑娘。

    “你们学校都打铃了,你怎么还不往里赶。”

    易夏有些奇怪他的问题,但出于礼貌,仍是给出了回答:“我是走读生,中午可以不回学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