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震轻轻笑了笑,忽然陷入了一点儿回忆:“也并非没有理由,当年你娘一个女人。从南夜逃出来。整个人十分狼狈的出现在战场上,那时候爹已经打了胜仗要鸣军收兵,就看到了出现在人群之中,还带着一个孩子的你娘。那时候她浑身脏兮兮的,根本都看不见面容,可是她却一言不发的在帮助一个受了伤的人包扎伤口!”

    白震的眼底更加柔和:“月儿。你不知道,你娘那时候都已经自顾不暇。却还在不断的救人,那些人里有不少都是天风的士兵。但是也有几个俘虏!”

    白溯月竖着耳朵,认真至极的看着白震,听着他讲述那些关于两人之间的个故事。

    “爹当时就觉得,你娘是个极为善良的人。心中动了恻隐之心,就要将她带回去。再加上她一个女子不方便带着一个几岁的孩子,所以我就将她接到了营帐之中好生安排。结果我却发现你娘当时已经有了身孕!那时候我询问你娘孩子的父亲是谁。你娘却无论如何都不肯说,那人倔强起来,任谁也劝不回来!”

    白震叹息的摇摇头,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候发生过的事情,甜蜜的仿佛难以想象。

    “后来朝夕相处,我……就不由自主喜欢上你娘了,再加上当时军营里面的人都对你娘十分喜欢,我就告诉大家,你娘腹中的孩子是我的!”

    白溯月一想到当时的情形,不由得弯了弯唇角。

    而白震说着说着,竟然也为自己当初的大胆脸红起来。

    “然后我娘就同意嫁给你了?”

    白震摇摇头:“当然没有,哪里那么容易,后来也发生了不少事情,你娘最后才嫁给爹了,只是回来之后,老夫人却说什么不让萧儿进门,那时候萧儿为了不连累我,差点儿直接一走了之!”

    白震语气有些无奈,一想到当初相府发生的那些事,他还是感觉有些头疼。

    白溯月一想到老夫人这三个字,不由得有些心口发毛。

    若是再让她遇到老夫人这种的,她绝对二话不说就弄死了。

    免的没事放出来恶心自己。

    她连忙将这段记忆剔除出去,然而她也已经知道老夫人当年对他们的态度为何如此了。

    “不过总算安然无恙的看着你出生了,当年你刚下生的时候,也就爹手掌这么大,瘦小的厉害,没想到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你都这么大了!”

    白溯月脸颊微微一热:“当然,女儿是会长大的!”

    父子三人轻松至极的聊天,让所有人都放下了紧张和那一点儿生疏和芥蒂,就连一直没有开口的白君烨,唇角有时候都会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来。

    白溯月接着白震的话,“爹,母亲的尸体,还在君御的手上,女儿亲眼看到了,他将母亲放在了一个冰棺之中!”

    白震的脸色瞬间一变,这件事他还是头一次听到白溯月提起。

    说话间,他的语气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月儿,你说的是真的?”

    “嗯!”

    白溯月看到白震巨变的情绪,就知道自己隐瞒对了,不然当初白震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爹,你也不要着急,现在南夜国中无君,根本不堪一击,到时候找个机会,将母亲的尸体带出来就好了!”

    白震压制住心里的激动情绪,轻轻的闭上双眼,放在桌面上的手背,竟然因为用力青筋毕露。

    白君烨一直没有说话,神色之中却时不时的划过一种异样的情绪。

    这么长的时间,白溯月还一直都没有询问过白君烨的心情。

    白君烨虽然大了她几岁,可是这两年来,他遭遇的打击实在太多了。

    先是失去了方晴夏,然后又曝光了自己根本不是秦萧儿子的身份,又被心腹手下背叛过,这些事情落在谁的头上,谁也不一定能够承受的住。

    然而,白君烨却一句辛苦的话都没有说故偶,默默的将所有的事情都接了下来,已经冷静自制。

    “爹,我有些话,想要和大哥单独说!”

    白震见到白溯月神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