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这么恩爱啊?我看时间也不久了!”卢兰一气之下说出了这句话,枫子和媛媛包括她自己都定在了原地。卢兰心想:不管了,反正已经说出来了。枫子走到她的面前说:“够了,你有点儿过分了啊!”当然,媛媛心里很是生气,她冲到卢兰面前,卢兰看她过来了说:“呦!这是怎么了呀?想动手啊!”枫子同时也拉着媛媛。媛媛冷静了一下说:“谁说的啊?我有打你吗?我只是过来对你说这美丽的花不配你!不配你!你听懂了吗?”秦枫越听越糊涂,他说:“什么呀?你们怎么还扛上了呢?什么情况?”

    媛媛转过来对着枫子冷笑一下说:“你傻啊?人卢政委看上你了。你没反应过来啊?”媛媛的这一番话让枫子很是吃惊。枫子说:“你胡说什么呢?”“我没胡说。来,卢政委,你自己亲口说吧!”媛媛说完眼睛盯着卢兰。卢兰吞吞吐吐地说:“是,没错!”媛媛松了一口气把手搭在枫子肩膀上说:“喏!她自己承认了,你信了吧?”说完媛媛就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无论枫子在后面怎么叫她。

    卢兰这回开心了,她抱住枫子说:“枫子,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媛媛也走了,她肯定不理你了,你还有我啊!”“别闹了!你还不嫌麻烦,不嫌乱吗?你放手!”枫子挣脱了卢兰,对她说道,说完就去追媛媛了。

    而刚刚发生的一切让洗完衣服的青青看在了眼里。卢兰跺着脚说:“陶媛媛,我跟你没完!”

    “不是,你听我说。你别走啊!媛媛!”枫子抓着媛媛的手说着。而媛媛挣脱他的手说:“行了,你让我静静。”陈天放、强子还有军子撞见了他们,陈天放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媛媛,枫子欺负你了?”媛媛说:“参谋长,他没欺负我,只是某些人马上要红杏出墙了!”“啊啊啊?”陈天放和强子还有军子诧异的看着媛媛。只见枫子一直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媛媛对陈天放敬了个礼说:“参谋长,没什么事儿我就走了。”看着媛媛的背影枫子说:“什么红杏出墙,再说了我又不是女的!我呸!我就没有那回事儿!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军子说:“是啊,女人的确是个非常麻烦的一种奇特的生物!”惠子听见了军子的这句话,她揪住军子的耳朵说:“你说什么呢?”“呦呦呦!这是谁啊?”军子回头一看是惠子,他连忙说:“没没没!我们没说你!你误会了!”惠子松手说:“我没误会。对了,参谋长,想必今天的事儿您都知道了吧?”陈天放一头雾水,他说:“什么事儿?”青青放下手里的衣服说:“天放哥,您还不知道吗?”陈天放对着枫子说:“枫子,到底啥事儿?媛媛为什么会如此生气?”“卢兰喜欢我!”“什么?”陈天放一听枫子说的这句话真的是怎么也想不到啊!他以为卢兰已经放下了,可现在不但没有放下,反而变本加厉了。“那你现在怎么办?”陈天放问枫子。枫子说:“还能怎么办?道歉啊!给她说明白。”青青想起了什么,她说:“枫子哥,我帮你说,我帮你给媛媛解释清楚。因为我今天洗完衣服回去将事情的经过结果全都看见了,所以,我可以帮你给媛媛解释清楚!”“是啊,放心,还有我!”惠子也说道。枫子点点头,说:“好,青青,惠子,那就麻烦你们了!有什么事儿一定要给我说啊!”青青拿起衣服说:“放心吧枫子哥!天放哥,那我们就先走了!”说完惠子和青青都敬了个礼走了。

    枫子垂头丧气的回了房间,陈天放三个人也跟了来。枫子回到房间坐了下来,喝了一口水叹着气。陈天放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吧!媛媛会明白的。你也别担心了!”枫子对军子说:“原来这事你们早就知道了啊?”军子和强子点了点头。枫子又看了看陈天放。陈天放摆了摆手说:“我可不知道,你别看我,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媛媛,其实枫子哥是爱你的。我呢已经解释清楚了,你可以原谅他了吧?”青青把她看到的和媛媛走后枫子对卢兰所说的话都给媛媛说了一遍。媛媛有些心软了,惠子看媛媛有些心软了,她对媛媛说:“媛媛,别生枫子的气。或者这样,你这几天先别理枫子,看看卢兰的事他怎么处理,看看他的意志坚不坚定。如何?”听了惠子的这一番话媛媛点了点头。她对惠子和青青说:“惠子,青青,我想请你们帮我个忙!”惠子说:“那么客气干嘛,说吧。”媛媛点点头说:“我给枫子哥写一封信,你们帮我交给他,好吗?”“没问题!”惠子和青青都对媛媛说道。

    ---题外话---

    秦枫知道卢兰对他的心意,他想让卢兰放弃,不想让媛媛伤心难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