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成和水秀秀两人接上慕余后,已是申时三刻。这个时候再绕路去许家村看许氏,实在不算早。

    只是水秀秀犹豫再三,还是舍不得这次机会。

    想到得晚上才回去,她过意不去的在路过镇上最好的点心铺子时,非常难得的土豪了一把,买了六七包点心搁到马车里。

    慕余忆及她中午的饭量,再看这堆点心,实在难以维持高冷的看了她好几眼。

    那种“真瞧不出来这就是个吃货”的眼神把水秀秀看得囧囧有神,她忙解释道,“我怕路上耽搁的晚了,所以备上些吃食,饿了好歹能垫垫肚子。”

    大概是接受了这个理由,慕余骄矜的轻点了下头,不再看她了。

    水秀秀在肚子里叹了口气。

    这时候,她要再看不出来慕余的态度有变,那她就白活了。

    虽说有点可惜,不过,就这样吧。

    反正他们与彼此只是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大抵要不了多久便会分道扬镳,既然如此,何必有什么牵扯!哪怕是单纯的师兄妹关系都嫌多余!

    更不要说,两人跟苏邵学的东西天差地别。

    如果说她是小学一年级,那慕余就得算大学生了。

    偶尔间瞥到他从苏邵那里拿的原来是兵法书,再联系苏邵说过的在北疆作过慕余父亲幕僚的话,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们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人家想要建功立业,而她还在为生计发愁,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啊!

    所以,君子之交淡如水吧……淡着淡着就忘了,最好。

    许家村离方营镇不远,他们不到酉时便到了,这中间还不算找人问路的时间。

    到了村口,水秀秀撩起帘子向外看去。

    这里的房子明显比水家村多了很多。

    门口一个大大的石头牌楼,上书着“许家村”,从这儿进去之后,横平竖直的小路真是四通八达,两边满满的都是房子,其鳞次栉比的程度让水秀秀不禁抖了一下。

    太密集了啊!

    水家村那种邻里邻居都隔开段距离,她还觉得没什么安全感,容易泄露隐私来的,如果是这里这样只隔了一堵墙的话,搞不好在自己家说话稍稍大声便能被人听到!

    现在她有点明白,为什么许耀庭在外面那点动静会被他爹妈知道个清清楚楚了……

    村里只有当中的一条大路,走了一小段,水秀秀突然意识到不能再往里走了。

    这要是被人看到她和慕余单独坐在马车上,再传到许氏耳朵里……其实她知道了也无所谓,解释一番也就是了,怕得是本就不待见她的那对外公外婆,他们真要发横拦着许氏不让她见,也挺挠头的。

    想着,她转头道,“师兄,这里马车走着也不方便,我看我还是自己下去找找吧!”

    慕余瞟了瞟她,略扬声道,“陆成,把马车赶到旁边,你陪她去!”

    “知道啦,少爷!”

    水秀秀一笑道了声谢,下了车,都这个份上,她也不矫情了。

    能有陆成陪着,她还有底些。

    陆成同慕余不同。

    前者年纪大些,而且看着就是邻家哥哥,旁人看到也只会以为是同村的后生帮忙送她过来,可慕余一看就是个公子哥,他要现身,指不定传出什么样的话来。

    回头她拍拍屁股走了,留下许氏承受流言。

    这她可不乐意。

    想来慕余也明白,所以才会如此吩咐。

    其实这少年不中二的时候,挺会体贴人的。

    水秀秀干笑了两声,招呼找了棵树栓好马的陆成往村里面走去。

    现下正是做晚饭的时候,偶尔有人陆陆续续往家走,越往里去,遇到的人也越多了。面对其他人打量的目光,水秀秀挑了个看上去挺憨实约摸五十岁靠上的男子,笑嘻嘻的问道,“大叔,请问许耀庭家怎么走呀?”

    大叔上上下下看了看她,又看了眼陆成,才转回头,“小姑娘你是耀庭的啥人啊?”

    水秀秀早在出了玉芳斋,去接慕余的路上就把妆都擦了,梳回两个小丫髻,继续往嫩里打扮自己。所以这大叔看到他们一大一小的组合时,没露出任何异色。

    “大叔,那是我小舅,我是来看外公外婆的,麻烦您给我们指个路吧!”

    大叔恍然的拍了下脑袋,“你就是大姐儿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