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玮的话才说完,周围众人还在震惊当中,张家玮却是做出了更让他们震惊的动作,只见他抬手就噼里啪啦,正正反反给了唐秉钧七八个耳刮子。

    “这里是诊所,你不是来看病的,大晚上的到我白阿姨家里来找茬闹事,还威胁我,你说你该不该打?”

    张家玮这一顿巴掌把唐秉钧搧的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本来就很胖的脸肿的跟猪头三一样。过了好半晌他才有些清醒,却依旧不服气,仗着自己天长日久积累的淫威,眼睛充满恶毒的说道:“我告诉你们,我是创新路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你敢这么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以为这句话说出来会很管用,很有震慑力,哪知道他刚一说完,张家玮就嘿嘿冷笑了起来,蔑视的笑!他老爸是正厅级的官,老妈是身家数百亿的超级大富翁,更是出自京城超级豪门高家,他会怕一个街道办副主任?

    退一万步说,张沛轩和高雪萍夫妇的影响力达不到玉兰市这里,但是,就是张家玮自己的影响力,也不是唐秉钧这个街道办副主任能够惹得起的。要知道,张家玮的女人之一的康美茹可是西南区的一把手,那绝对是唐秉钧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踩死唐秉钧,不比踩死一只蚂蚁更费劲。

    如果唐秉钧能够看到路边那辆玛莎拉蒂,如果他知道,张家玮和吴姗姗就是坐这辆悍马车回来的,那么。他说这句话之前,一定会仔细掂量掂量。

    可惜。他是倒着飞出来的。

    此时他身后又站满了人,几乎在康复诊所门口围了个半圆形的扇面,他就更看不到了。别说被挡住了视线,就是身后一个人都没有,唐秉钧也没闲心去四处观察,现在他被张家玮搧脸搧的眼前金星乱闪,头昏脑胀,神智已经不大清醒了。

    “原来是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好大的官儿啊,真是吓死我了!跟我说说,你是什么级别?正科还是副科?”

    张家玮右手托着腮帮子蹲在那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整张脸跟猪头一样的唐秉钧,嘿嘿冷笑。

    张家玮作为政治家族出身的人,对于华夏的行政级别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玉兰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是一个副处级的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其管委会主任是副处级。其下属街道办的主任的行政级别是正科级。副主任一般都是副科。当然,如果是资深副主任的话,那就有可能是正科。

    权力是个好东西,它从出现以来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令人们趋之若鹜,为之争斗不息。可是。权力却天生怕两样东西:一是比它更大的权力,二是足以对抗甚至是消灭这种权力的力量。

    很不幸,以唐秉钧现在拥有的芝麻大点儿的权力来说,他悲催的一下子遇到了这两样东西。不要说张家玮本身强大的武力了,就算是他身后的强大背景。说出来都吓死人了。一个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说出自己的身份来震慑他张家玮。那不是开玩笑嘛?

    “正科。”唐秉钧是真被打懵了,他上一次被打是什么时候?十五年前还是二十年前?他早就忘记了挨打是什么滋味,因此竟然还顺着张家玮的问题顺口答了出来。

    人群中瞬间传出一阵哄笑。

    “正科啊?坏了,那我刚才不小心打了你,你准备怎么处置我呢?”张家玮这小子蔫儿坏,竟然还做出一副震惊后悔的表情,配合着唐秉钧,故意让他出丑。

    “哼!现在知道怕了?告诉你,晚了!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你等着坐牢吧!”

    唐秉钧以为张家玮真害怕了,心中一喜,说话顿时又有了平时耀武扬威的气势,还努力挺了挺胸膛,显示自己的官威。

    “报你马勒戈壁的警啊!”

    唐秉钧刚摸索着拿出自己的手机,就被张家玮劈手夺了过去,他看都不看,“啪”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然后还狠狠的跺了两脚。

    “啪啪啪……”张家玮一改刚才震惊害怕的神情,冷笑着揪住唐秉钧的衣领子,正正反反,又是七八个耳光。人群寂静无声,那清脆的巴掌声在夜空中传出好远好远。

    这次唐副主任是彻底傻眼了,张家玮说动手就动手,太突然了,他一直没有机会说出自己的身份,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说出来了,竟然还敢打?!

    难道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