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五十二回 佳偶竟然成冤偶 多情却似反无情(1/7)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

    厉胜男正眼也不瞧他,却对唐晓澜冷冷说道:“唐大掌门,这是你的地头,现在有人搅局,你怎么说?咱们要不要再来比过?”

    唐晓澜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缓缓说道:“厉姑娘,我承认你的武功远胜于我,还比什么?”声音甚是苍凉,在场各路英雄,人人替他难过。

    厉胜男忽地仰天大笑,说道:“唐大掌门,你不是输给我,你是输给了我的乔祖师,你知道么?我是三百年前乔北溟的隔世传人!乔祖师呀,我已遵照你的遗言,将张丹枫霍天都的传人打败,你心愿已还,地下亦当溟目了!”众人这才知道,厉胜男此战原来是为师门争荣,是为乔北溟一雪三百年前败给张月枫的耻辱!

    金世遗走到了她的跟前,轻声说道:“胜男,你现在亦已心愿得偿,成为你久已渴望的武林第一高手了,你还要什么?我望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厉胜男冷笑一声,淡淡说道:“金世遗,我也要问你:你要什么?”

    金世遗道:“谷之华并未得罪过你,你何苦将她弄成半死不活?”

    厉胜男扳起面孔道:“这么说,你是来向我要解药的是不是?”

    厉胜男是明知故问,金世遗无可奈何,只好点点头道:“为了这个解药,我已经找你两年了。”

    厉胜男道:“你要解药么?行呀,有例在先,你与我也比三场就是!”

    金世遗道:“你这是什么话?你不看在今日的金世遗的面上,也当看在往日的金世遗的面上,你难道自以为武功盖世,便完全不念往日的情份了么?”

    金世遗不说犹好,这一说更如火上加油,但见厉胜男双眼一翻,眼中真似要喷出别来,她瞪了金世遗一会,却忽地纵声狂笑道:“金世遗呀金世遗,原来你也有求我的一天!你还有脸皮跟我讲往日的情份?哼,哼,好在我今日的武功已远胜于你,要不然,只怕你一上来便要打我骂我,还会低声下气向我哀求么?”

    金世遗气得双眼翻白,叫道:“你、你、你、你……”一口气说了几个“你”字,没法说得下去。

    厉胜男冷笑道:“我怎么?你早说过与我恩断义绝,却还要我念什么情份?”其实这[恩断义绝“四字,是厉胜男自己说的,金世遗可从来没有说过。但是金世遗现在气怒交并,厉胜男一口反咬他,他也没有心情反驳了。厉胜男又道:“不错,你提起了往日,那时候你的确对我恨好,我也在思念昔日的时光,可惜时光不会倒流,现在的金世遗已经不是过去的金世遗了。”她这几句话用天遁传音之术说给金世遗听,旁人只见她嘴唇开合,却不知道她说的什么?

    金世遗听她说得甚是辛酸,忍不住也觉有些伤感,当下也用天遁传音之术低声说道:“过去了的已经过去,算我对不起你,咱们两人走不到一路,这是已成定局的了:但求你赐我解药,我一生一世都会感谢你的恩德!”

    厉胜男比了三场之后,本来就已面无血色,这时更是惨白如纸,忽地双眼一睁,拜狠说道:“原来你对这几颗解药,竟是着得如此重要么?”金世遗知道自己说错了卑,激起了它的妒意,可是他心里的说话,从来不会向厉胜男隐瞒,而且即算他不说,厉胜男也会知道他心中所想的是什么。

    厉胜男这样责问,金世遗只有默然无语。厉胜男咬牙说道:“好呀,金世遗,你懊!我恨不得杀了你!斑,哼,要是我不念在你往日的情份,刚才那一箭,凭着你的功力,你以为你接得了么?”金世遗熟悉厉胜男的脾气,知道事有转机,急忙说道:“多谢你手下留情。你若当真这样恨我,我取了解药之后,任凭你将我如何处置,要了我的性命,我也情愿。”

    厉胜男冷笑道:“说来说去,万语千言,总是不离解药。嘿…嘿,也难怪你这样着急。我这五毒散的毒性日益加深,现在她还只是半死不活,再过一些时日,剧毒侵入她的脏俯骨髓,你就是把所有的天山雪莲都摘了结她,也无济于事。你这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终须全身溃烂而亡!百,嘿,我为何要取你的性命?让你瞧着她那样死去,不更好么?”

    金世遗知道她是在宣她自己心中的怨气,但听她说得这样狠毒,也禁不住肌肤起粟,只怕她积怨难消,当真说到做到。

    金世遗惨笑道:“若是那样,这世界上也不会再有我了。让你一个人痛快去!嗯,胜男,就算我对不起你,那也只是我的事情,你为何要害及无辜?”

    厉胜男道。“好呀,你既自知对不起我,就这样空口来向我求取解药么?”

    金世遗怔了一怔,不知它是什么意思,厉胜男道:“你认不认错?”金世遗道:石田日我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