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臧城的夜晚宁静异常。

    那座原来赤燕的分堂——雪烟楼,所有的人已经被全部押到大牢,被马腾处决。此时一片废墟。已经没有了往rì的车水马龙,在夜晚里显得甚是萧条。

    一轮明月高挂夜空,群星闪烁,洁白的光洒在姑臧城。

    若干的百人队轮流举着火把,在城内巡逻,严密紧凑,接二连三的事件已经让马腾成为惊弓之鸟。

    府邸书房内,马超伏案而坐上,一个巨大的军事地图横铺开来,一对黄褐sè眼瞳紧紧地注视着武威地界,手指在山川河洛间来回移动。马超身后的特制兵器架上放着大矛,银光闪闪的反shè光芒下照耀着右侧一把黑沉沉大半人高的大弓、帐壁上斜挂的环首大刀,均散发着森冷的寒气,是杀人的凶器。

    霹雳啪哒燃烧的烛火下,北宫莹手捧着马超的衣物,用针线缝补,葱指连动,专心致志,雪白的玉颈从衣物里探出,在烛火下散发着洁白的光泽。

    马超看着眼前的地图,心中思绪起伏,此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庞德归顺他,半年之后他就会毫无阻碍的接管武威。

    他对姑臧有着特殊的感情,这是他一直放不下的地方。

    因为这里有他母亲的牌位,有他母亲记挂着的男人。

    马腾这些年在武威寸功未进,空有太守位置却不会利用,如果按照前世的脾气,早已将他连同马休一起弄死。可是今生的马超已经没有了前世的狠辣无情,冰冷中多出几分柔情,又因为他是母亲的男人,马超没有下手。他身上从什么时候起多了柔情,他也不知道。也许是他母亲的缘故,也许是杨氏的缘故,又或者是他妹妹马文璐的缘故。

    他对于马文璐也有种奇妙的感觉,她就像他前世的女儿,无论是神态与举止,都很酷似。

    杨氏部落与麾下各个部落已经迁徙到了rì勒,武威的实力明显下降了许多,不过足矣面对一般的变故。由于rì勒有杨氏他们的加入,实力大增,等到时机成熟,就是对张掖郡全部洗牌的时候。

    马超将目光一路向东,到达长安。一对眼神情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顷,马超将地图合起。

    一对眼往北宫莹望去,低声道:“有件事需要你办。”对于北宫莹,他的戒心依旧没有去除,是因为对于她一反常态变为的柔顺。马超很少相信一个人,更何况自己曾经几乎将她命丧黄泉,如今的转变又怎能不让他起戒心。

    北宫莹已经将衣服缝好,放置一边,抬起头来,往马超这边望去,额前几缕长发随风而动,贴在了红润的香腮上。红唇开启:“什么事?”

    可惜马超却不为所动道:“北宫莹已经死了,这世上不需要这个人,你应该换个身份。”

    北宫莹眉头一皱,道:“换个身份?就是换了身份又如何,赤燕与赤墨有不少人都已经见过我的容貌。”

    马超眼中突闪奇光道:“你应该换一张脸。”

    北宫莹神情一动,不由得道:“你是说易容之术,此术只在传说中听过,难道你会此术。”马超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提起易容之术?

    马超道:“易容之术不过是雕虫小技,只能让人暂时换一个身份,不能长久,莫说我不会此术,就是会此术我也不屑为之,一个不能长久的术法要之何用。”语气中透出不屑。

    北宫莹眉头皱起,冷声道:“那你为什么要提此术,难道消遣我不成?”

    马超哈哈长笑道:“我才没有功夫消遣你,要想永久的换一张脸,又保持美丽的容颜,困难重重。可是这天下间却有两人可以办到。”

    北宫莹好奇心大起,促声道:“是哪两个?”

    马超一对眼透出深邃的神光,淡淡道:“医神华佗与医圣张仲景。”

    北宫莹听到这二人的名字,目光沉凝,陷入深思。

    马超声音继续响起道:“医神华佗行踪飘渺,而且在这两年里更是销声匿迹,不容易找到,但是张仲景却不一样,此人曾经做过长沙太守,虽因研究医道,辞去官职,却没有华佗那样淡泊名利,所以踪迹易寻。”

    北宫莹没有说话,心里想着另外一个人,黄承彦。如果真的换了一张脸,也许这辈子再难以接近他了。如果不换一张脸,她的行踪一旦暴露,郭嘉的下一步雷霆般的攻势就会到来,以郭嘉的xìng子是不会放过她的。

    是换还是不换呢?

    马超一对眼看向北宫莹,没有催促。她需要考虑的时间,他知道以北宫莹的智谋一定会同意的。

    一盏茶的功夫,北宫莹抬起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