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缓慢地行驶在林芝地区。前段时间这里刚刚下过一场大雪,积雪尚未消融,走在县城里没什么感觉,等一上了国道,所看到的便是一片片白皑皑的雪山了。

    走到了这里,司机稍微降低了车速。

    顾淮越和严真都闭着眼睛在后排养神,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忽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后座的两人因着惯性往前倒去,也恍惚地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严真被惊醒,心跳一时间有些不稳。

    司机小刘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来:“前面堵车了。”

    果然,从车里向前望去,前面已经停了一长串车,路面上也站了不少人,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走不了。

    顾淮越微蹙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小刘摇摇头:“首长我下去看看,八成是出什么事故了。”

    严真一听“事故”两个字,心也提了起来:“出事了?”

    顾淮越下意识地揽住她:“还不清楚,等小刘回来再说。”

    严真点点头,看着窗外连绵一片的雪山上那层厚厚的积雪,心里忽然打了个突。她猛地抓住顾淮越的手,正待说些什么,小刘喘着气从前面跑了回来:“首长,前面,前面发生了雪崩,有两公里左右的路段被雪盖住了,咱们过不去了!”

    严真蓦地睁大眼睛,抓着顾淮越的手也紧了紧。顾淮越察觉到她的异样,反手拍拍她,又问小刘:“现场有人营救吗?”

    “地委派了一支救援队,正在挖呢,据说雪崩发生时有个施工小队正在作业,雪压下来全被埋了!”

    这样说来,现在正是危急的时刻。顾淮越沉吟了片刻,打开了车门:“我过去看看,小刘你留在车上,照顾你——”

    “我也去!”严真急匆匆地打断他。

    “不行。”顾淮越毫不犹豫地拒绝,“前面那是雪崩,有危险!”

    “我知道。”严真匆匆披上一件大衣,跳下来拽住了他的胳膊,“可你这次必须带上我。”

    她难得露出这么执拗的一面,顾淮越竟一时不知该怎么拒绝。他知道她想起了什么,上次他去灾区救灾,拖着一条伤腿回来;这一次又是雪崩,她是担心他出意外,所以才这么执意要跟他一起去。

    顾淮越看着她,沉默片刻,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犟!”

    严真浅浅一笑,握紧了他的手。

    刚刚他们离得远,还不清楚具体情况如何,直到走近了,才发现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

    因为雪崩来得突然,又波及国道,即便司机及时采取了措施,也仍未能够避免事故的发生。就严真所知,已有三辆大小车子发生了追尾事故,车内的人均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另外就是,雪崩发生时还有一个施工小队在此作业,有八十人左右,眼下都被困在了雪中。

    林芝地委和交通部门派出了救援人员,相关部队接到通知也正在赶来的途中,救援工作正紧张有序地进行着。

    顾淮越在警戒线外观望了一会儿,正要迈过警戒线的时候,被拦住了。顾淮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穿的是便装,稍一思忖,将军官证拿了出来,递给那人看:“我是军人。”

    那人看了一眼,对他露出抱歉的笑:“那进来吧。”

    顾淮越和严真径直走到了一支救援队伍那里,他向为首的队长出示了一下军官证:“算我一个。”

    队长看了他和严真一眼,说:“好!”

    脱了大衣,戴上一副手套,顾淮越大步向积雪最厚的地方走去。

    严真抱着他的大衣,原本也想跟过去,视线一转,却看见一个十一二岁模样的小女孩。

    许是刚被救出来,小女孩披了一身雪站在一旁,上下肢几乎缩到一起了。

    严真心思一转,走到女孩的面前,看着她被冻得发红的鼻子和眼眶,蹲□,展开手中的大衣将她包裹进来。

    忽来的温暖让女孩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她睁着一双红红的大眼睛,看着严真:“谢谢阿姨。”

    严真笑了笑:“冷不冷?”

    女孩摇了摇头。

    严真又左右张望了一下,对她说:“我把你送到外面好不好,这里危险。”

    小女孩又摇了摇头,指着远处的厚达五六米的积雪说道:“我爸爸还在那里面。”

    小女孩的父亲是施工队的,此刻被困在那厚厚的积雪当中,等待营救。而这个小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